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日 : 0|主题 : 42|排名 : 33 
查看: 1088|回复: 1

波兰、爱沙尼亚和立陶宛法西斯分子的剿匪经验

 楼主| 发表于 2017-5-17 08:45:40 | 10881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69

主题

70

帖子

23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6
发表于 2017-5-17 08: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自2015年4月30日阿姨扬州讲座《债务税收和国际证券市场的路径约束》

[01:36:31]提问人D:港大的学生会退出了学联,不参加今年的集会,您如何看?您对香港未来有什么看法?

[01:36:52]刘仲敬:我不知道香港学联内部的生态是怎么样的,所以没法说他们这样的分裂会搞成什么样子。但是对香港的情况来说,未来怎么说都少不了一场相当于是战争的东西。因为具体的技术上的东西是次要的,关键是在背后的存在的两个精英集团的博弈。这两个精英集团的任何一个都不能让步,让步以后,他的下场都会非常凄惨。就香港本地的那个旧的精英集团来说的话,他们的处境就像是1949年政协会议召开时候那些民主党派的情况是差不多的,他们的权力暂时还可以维持,但是你只要坐着不动,等待共产党完成它的社会改造以后,早晚会把你们清算干净的。即使不在肉体上消灭你,至少也要通过,切断你的社会关系,把你变成一个领丰厚养老金的人,使你永远的丧失你的政治地位。如果你想避免这种情况,避免自己社会生命的死亡,你除了行使事实上的战争权力以外,是没有什么缓冲余地的。所以根本问题,根本不在于人大或者是中央提出的方案在哪些细节上可以修改,实际上你唯一的选择就是,假如你想让自己作为一个政治集团延续下去,你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无论他提出什么样的方案,无论他让步还是不让步,你都要坚决反对。只有坚决反对,而且要用超限战的方式反对,才能维持你的存在。任何妥协都会使你以某种慢慢被吃掉的方式融化、消融掉。在这种情况下,争论技术问题其实没有太大关系,选举制度不是很重要。

[01:38:31]我可以说吧,共产党不是非要坚持提名委员会不可的,他坚持提名委员会是因为他现在对香港社会基层的渗透还不完全。如果你给他20年时间,让他把所有的居委会都给你渗透完了,那时候他完全可以废掉提名委员会。无论任何提名都没有关系了,你就是提名一千个候选人,他也能够通过每一个居委会的控制,来控制所有议席。在那时候,保证,他会给你百分之百的普选权利,可以让你提出任何、足够多的候选人,在这种情况下你提任何候选人,都已经没有意义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争论技术上的民主不民主,或者是争论提名多少个候选人,那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01:39:10]你知道他可以采取这样的策略:他不必完全排斥非地下党继承人,他只要暗中行使具体的否决权,把一、两个他认为特别危险的讨厌候选人,排斥出选举范围之外,他就能够达到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慢性控制的效果。通过这种做法,可以一点一点地把你吃掉,经过一、二十年的缓慢经营以后,他可以达到上述描绘的那种结果。在这种冲突的过程当中,具体的每一个事件和条文,根本就是无关紧要。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争论民主不民主,或者是争论技术细节,应该说是一个很笨很糟糕的策略。老实说,你直截了当地说,举起反共的旗号,或者干脆要求香港独立,对你都要好得多,因为这样有助于划清界限。划清界限以后,你才能够凝聚民心,才能够构成必要的斗争力量。如果你说你要争取民主的话,那么对方很可能给你做一个枝节性的让步,比如说,他原来要求一百五十个人提名,他可以给你降为一百二十个,甚至他可以再给你降,降成五十个,他甚至可以永远保证,让每一个大党派、超过十个议员的党派都有提名权,保证你民主党有提名权、公民党有提名权、社民连有提名权,这还不够民主?你说我们要把反对派排除出去?我们让你所有的像样的反对派,有机会当选的反对派全都提名候选人,这一点,共产党他甚至可以给你做到这种让步。但是即使他做出这种让步,仍然无损于我刚才说的那种过程。他完全可以在你们党派提名的过程之中,通过选举权的操作,迫使你的,比如说民主党或者是公民党,筛掉党内最危险的候选人,派出一个可以统战的,甚至原先就是地下党控制的候选人。结果在五、六个或者是七、八个包含反对党的选举人中间,得到跟他原来想要求的差不多的那种结果。

[01:40:59]实际上这种结果,比起他直接派梁振英上台,或者是派地下党上台更加危险。因为它实际上能够瓦解了香港社会原先产生出来的那批精英。我们撇开选举的形式和宪法形式看实质,每一个地方共同体的核心,就是它能够产生出来那5%甚至1%的精英。像台湾,他真正能够产生的精英,就是蒋渭水、林献堂那一批,比如说是,在日据时期,他们能够产生出搞台湾民众党、搞台湾文化协会、能够参加地方评议会选举的那批人。只要你通过土地改革,把这批人的财产剥夺掉,通过秘密的特务手段,使他们难以在社会上活动,那就达到目的了。你即使实行彻底的普选制,完全开放反对党,你也可以保证所有的候选人都是你自己的,在形式上不违反民主的过程中间,能够达到你事实上的目的。如果经过30年或者是50年的经营以后,你已经重新产生了一批精英人物,像是陈水扁、柯文哲这种人,那么具体选举制度是不太重要的,即使在选举制度中间有很多苛刻的限制,反对党仍然可以凝聚民意,绕开这些限制,甚至结合街头抗争的方式,把自己的候选人送上来,必要的时候可以通过占领人民法院那种方式来做。所以选举制度本身的技术细节,只有在国本基本确定以后才是重要的。而国本确定不确定,从根本上来看,就是香港社会或者是台湾社会,本身培养出来的那个精英集团,能不能维持住的问题。而共产党所能采取的最佳策略,不是剥夺你的普选权,或者是采取什么直接镇压措施,而是通过分裂和瓦解原有的精英集团的手段,使你的精英集团丧失凝聚力,最后瓦解,把香港的居民变成一批分散的、像大陆居民一样无法团结的一批散沙,然后在这个情况下,他自己培养一个新的精英集团,就可以取而代之,至少能够维持30年的统治。

[01:42:48]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应该关心的,不是什么选举的细节,或者法案的细节,或者团体细节,你应该关心的是,本土产生的那个精英集团,能不能像是波兰流亡政府,或者是像爱沙尼亚的知识分子那样,维持自身的团结和界限分明,能够把界限划得很清楚,把自己的形象和边界搞清楚,使他没有办法通过直接暴力以外的手段,破坏这个团体内部的团结,那么你实际上是赢了。即使所有的选举都把你排除在外,而有你做个团体在地下和民间的存在,就足以使他搞出来的任何政府,在不争取你同意的情况下,不能做到有效的实际控制。就像1988年的立陶宛一样,即使苏联控制了所有有形的机构,但他实际上如果不跟维尔纽斯那些教授组成的俱乐部协商的话,他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统治。即使所有的选举都控制在他们手里也是这样的。1988年的波兰也是这个样子的,即使所有的政权都被控制在共产党的手里面,通过协商,规定议会中间大部分席位必须由共产党包办,他仍然不可能在没有跟团结工会协商的情况下推行任何政策。只要你们能够把自身的精英集团保住,维持住一种波兰式的团结,那么选不选议会本身,即使议会本身都不存在,仍然不会妨碍你们将来处在一个比较有利的决策位置。

[01:44:07]如果你们听任通过暧昧和分裂的手段,让自身的精英集团四分五裂,甚至相互掐起来的话,即使选举完全开放,而且议会中名义上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小党,但是每一个党派内部都安插了足够数目的地下党,所有露出水面的人,都得不到人民的信任,没有人知道,他的同伴是不是地下党,也没有人民知道,他们派出来的候选人是不是地下党。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你们争到了所有形式上的民主和普选,你们实际上还是输掉了,而且是毫无挽回余地的输掉了。因为香港这样的小地方,很可能不像台湾那样,能够在三十年或者五十年以后,重新凝聚起一批新的地方性精英。

[01:44:52]所以这才是真正生死攸关的问题,你们需要的是划定边界、明确立场,而不是说要争几个议席,或者争几个提名权或者之类的、代表权之类的东西。要划定边界这个东西,那么你们就不能有温吞水的态度和暧昧的口号,你们的口号必须有巨大的刺激性,必须对所有人都构成明确的压力,必须做到强迫那些地下党或粉红色暧昧人士,公开站出来表明立场,不是敌人就是朋友。只有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才能保得住自己的共同体。这才是问题的根本。如果你不走这条道路的话,那么你们走的,通过什么民主或者普选的道路上走的话,你们有极大的机会落到1946年或者是1949年政协会议中间民主同盟和那些粉红色党派的同样下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69

主题

70

帖子

23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6
 楼主| 发表于 2017-5-17 08:45:40 | 显示全部楼层
[01:56:43]所以如果你说你要团结本地的精英,那么这件事情就要看你本身能不能够提出,大胆的提出会被共产党称为法西斯主义的口号。所谓法西斯主义,不是说要你非要搞真正的法西斯主义不可,但是你可以把这作为一个实验来测:如果你的组织和你采取的行动,居然没有使共产党在宣传上把你们称作法西斯分子,那你就失败了。所有能够胜过共产党的组织,肯定会被共产党称为法西斯主义,包括波兰的团结工会,包括爱沙尼亚和立陶宛的那些组织。如果香港居然没有任何人会被称为法西斯主义者,那么香港基本上是已经完蛋了的。我之所以觉得香港还没有完全完蛋,是因为有那么一批人被共产党称为民粹主义者,这个词跟法西斯主义者已经比较接近了,所以我认为香港还有一点点希望。就是说他可以用,等于说他还有一点点能够积攒起来的动员力量,这个动员力量必须有一部分是诉诸人类本能产生的感情号召力和符号认同感,而不能是理性和温和的力量。如果你全都是理性和温和的力量,那么你们肯定跟1944年在延安的开明士绅一样,已经是一具会走路的尸体了,过不了几年就是打土豪的对象了。你们现在做的那些妥协,只不过是在给将来挖坑埋你们的刽子手,提供一点资助,然后用幻想来安慰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