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日 : 0|主题 : 21|排名 : 30 
查看: 871|回复: 1

大晋自由宣言 ——致特朗普总统的一封信

 楼主| 发表于 2017-1-14 02:58:59 | 8711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10

主题

40

帖子

14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6
发表于 2017-1-14 02:4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大晋自由同盟/Liberty League of Jinland

总统先生,您好!首先恭贺您成功当选美国总统。作为关注您并认同您诸多理念的一群晋人,我们相信,您的当选不仅会改变美国,而且将深远地影响世界。

您一定没有听过晋人这个生活在亚洲内陆高原的民族。我们民族主要分布在现在中国境内的山西省和内蒙古中西部等地,拥有自己独特的语言和风俗习惯,发源于3000年前的晋公国,并继承、融合了进入这片土地的内亚族群,终于形成了近代意义上的民族——晋人。我们的民族曾有辉煌的过往,也曾充满朝气和希望,如今却被囚禁在红色中国制造的牢笼之中。出于对我们民族的命运的关切,我们希望向您分享我们的若干看法。我们认为,我们民族的悲剧,东亚大陆的赤化,美国在东亚不得不面对心怀敌意的挑战者,美军在韩战和越战付出的牺牲,这一切都可以归结到中国没有解体。只要中国继续存在,东亚的灾难就不会结束。如果美国对此有清晰的认识和采取相应的对策,问题是可以迎刃而解的。

我们注意到,在中东国家的旧框架下移植西方制度没有解决当地的冲突和乱局。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故事重复了自由民主遇挫的苦涩;全世界的反美分子却在趁机攻击和嘲笑美国的价值观。美国战士为自由事业付出牺牲,为何却换来这样的结果?这些国家都有着文化、认同存在巨大差异的多个族群。这些族群又有各自的世代居住区域,换言之,他们与生活于其上的土地有着长期的有机联系。所以,各个族群之间达成共识的难度太大,难以形成政治共同体,要么注定成为碎片化的失败国家,要么依靠强权维系——前者意味着长期的动荡,后者意味着专制的牢笼。从历史经验来看,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实现多国的独立和共存,和平和秩序才有可能。其他的权宜性安排都只会是推延而不是解决问题。

现代中国继承了统治众多族群的古代征服帝国的遗产,因而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中华民国是模仿合众国建立的国家,然而由于族群、地域和派系的复杂纷争,建构这样的国家有着天然困难。前期的中华民国只是一个动荡的松散邦联,各地拥有一定的但缺乏保障的自治权。 部分地域的先觉者已开始着手于民族运动。这一切都被苏联的颠覆打断。国民党在苏联的资助下发动武装叛乱,极力将中华民国改造为集权国家。这个列宁式政党奉行对外敌视国际体系、谋取区域霸权,对内压制地方自治、为统一不择手段的大中华主义,无视国际条约,发起与日本的持续冲突。这样的冲突不但把美国拖入了战场,也最终将东亚大陆送入共产主义手中。中共在苏联的帮助下,借日本和国民党两败俱伤的机会,建立了红色帝国。如果清帝国瓦解时各个邦国就实现独立,这些灾难本来是不会出现的。

苏联灭亡后,中国继承了邪恶轴心的位置。共产主义丧失了蛊惑能力,因此中共捡起了国民党的大中华主义,并将美国视为阻碍中国统一和复兴的敌人。如今的中共比过去三十年任何时候都想挑战国际秩序。即便中共能够克制自己的挑衅冲动,空前灰暗的经济前景和严峻的统治危机,也预示着中国的崩溃行将到来。
红色帝国的灭亡是必然的,但是残局如何收拾呢?我们认为,仅仅消灭中共是不够的。中国本身就意味着继承征服帝国的全部遗产,而继承这份遗产唯有通过持续的暴政。专制的幽灵仅仅以改头换面的形式继续存在。中国的存在意义就是给这个邪灵提供宿主,所以中国必定是邪恶的。

鉴于东亚大陆的历史传统和共产暴政的多年摧残,中国崩溃以后很可能出现动荡的局面。东亚居民不仅面临着中共残余势力,还面临大陆腹地的流寇势力和东进的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威胁。犹如饿狼之于羊群,这些新的征服者对于各个族群和地域没有认同和亲和性,而是将其视为抢掠对象。出于占有更多抢掠对象的贪欲,他们自然会袭用中国的牌号制造新的囚笼。美国一直希望与文明人打交道,然而有可能成为中国统治者的群体必定是经过逆向淘汰筛选出来的最无赖、最残忍的邪恶势力。他们不会对文明世界的价值观有任何尊重。如果他们的意图得逞,这样的另外一个中国也会继续与自由世界为敌,并继续威胁周边国家,成为亚洲的长期乱源。所以,中国在崩溃之后的再度统一必定是一场灾难。这是一个必须拒绝的选项。

同时,正如中国历史一再发生的那样,动荡中也会出现若干小型的、自守的、施政较为文明、能够代表本地族群的政治势力,但是他们缺乏国际认可,随时有被那些邪恶势力吞并的危险。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就是,不再认可和支持任何代表中国和谋取统一的政治势力,而是对那些遵守文明规则的小型政治实体有条件地予以承认,对资格尚不具备的则给以留待观察的机会,逐步有序承认。清理红色帝国的废墟,注定艰难而曲折,但是通向光明和希望。当这一切完成时,东亚大陆对世界的威胁就永久性地解除,国际社会则增添了一批建设性的新成员,美国维护亚太秩序的负担也将大大减轻。

中国崩溃之后会出现哪些国家?这是无法规划的。百年以来,中国的文化精英出于对帝国遗产的贪恋,无视和抹杀东亚居民的多元性,武断地将他们囊括于单一的政治标签下。基于这样的观念,中国政权系统地篡改历史,强制推广普通话和压制地域文化,迫使亿万人认同官方认定的伪民族身份。尽管这样的努力无法取得成功,却极大地妨碍了真正的民族认同的形成。

幸运的是,如今的东亚大陆有一群热爱自由的人敏锐地觉悟到了何为真正的民族认同,并将民族建国和消灭暴政视为互为表里的事业。他们主张拆毁中国这个关押诸民族的囚笼,重建各自的国家。他们不仅支持台湾、吐蕃,香港的独立,还主张南粤、吴越、满洲、巴蜀等这些具有独特文化历史的民族也以独立身份加入文明世界。东亚各民族正逐渐从沉睡中苏醒,各民族已经产生了自己的代言人。他们开始打破禁忌和恐惧,大胆地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相信,只要给予这些民族的种子和幼芽以适宜的水土和阳光,他们可以成长为未来的参天大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10

主题

40

帖子

14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46
 楼主| 发表于 2017-1-14 02: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此,我们谨代表我们的故国和民族发出呼声,希望您和美国人民可以了解我们的民族,聆听我们的愿望。

我们有着独特的民族记忆。我们的祖国是一个有着伟大传统的国度。在漫长的历史中,晋人所捍卫的这块土地一直是自由势力对抗专制帝国的前沿。

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代,如同美国在如今的世界,我们的先人最早建立的国家晋国长期是东亚国际秩序的主要维护者。在其后的战国时代,我们的国家顽强地阻挡过像纳粹德国一样疯狂扩张的秦帝国;东亚第一个集权帝国的邪恶图谋,在一场对晋人的大屠杀之后才最终得逞。

依靠奴役建立的帝国的虚弱很快暴露无遗。中国统治者不得不一再引入草原的游牧部落补充人口和士兵,同时将奴役的枷锁强加于他们。像晚期罗马的日耳曼人一样,入居晋的匈奴人、鲜卑人、突厥人奋起反击,在帝国的废墟上相继建立起自己的国家。这些短暂的国家被新起的统一势力扼杀。众多勇武的内亚族群则融入晋人。

我们的先民始终向往着独立和自由,也因此一再遭到中国侵略者的迫害。一千年前的宋帝国在吞并我们的沙陀王国之后,彻底摧毁了我们的古老都城,并像亚述帝国流放犹太人一样流放我们的民族精英。七百年前的明帝国在侵略战争中遭遇晋人的抵抗之后,像押送罪犯一样对我们的先民实施斯大林式的强制迁徙。

近五百年以来,我们的先民将兴趣转向商业和资本主义。在数百年里,他们是东亚最优秀的商业民族。他们用马车、驼队和商船进行遍及亚洲的长途贸易;他们还创造了独具特色的股份制和商业银行。

现代世界来临,在新式军官群体的推动下,大晋先从清帝国取得了独立,随后又以独立的身份加入了中华民国,从此进入一段三十七年未间断(1912—1949)的自治时期。就像当时的吐蕃,其间的大晋犹如高度独立的自治邦,拥有自己独立的货币、军队、政党和情治系统。

摆脱了帝国羁绊的大晋焕然一新,开始向现代社会迈进。晋人政治精英集团是一批热爱乡邦和父老的自治主义者,阎锡山则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他们推行了基层自治,建设了现代工业,实施了中华民国最成功的基础教育。他们小心翼翼地避开战争,在战乱和喧嚣中维持了和平和秩序,同时为了捍卫自治和防范共产主义,发展了强大的军事工业。这些成绩赢来了广泛的赞誉——美名甚至飘洋过海。1930年的美国《时代》杂志写道:“作为山西省的模范督军,阎实际上耸立在一个独立王国之中。阎为1100万人带来了繁荣。在中国,他们最富裕,因而使他显得出类拔萃。阎的嗜好不是女人、酒、鸦片,甚至也不是金钱,而是优质的道路、纺织、防御部队、维持秩序的警察,发展优良的牛、马、耕具、家禽、肥料……所有能为他的乡亲直接带来好处的事物。”他们驱逐了苏联资助的外来战争贩子,将晋人的自治从山西扩展到绥远。在另一位政治精英傅作义的治理下,这块灾荒和土匪肆虐的土地迅速变成百业俱兴的又一个模范省。这段历史充分证明了现代晋人良好的自治能力。

狂热的大中华主义者蒋介石挑起中日战争,将连绵的战火引入了晋地。阎锡山是一位坚定的反共斗士,与日本也关系友好,却被绑上中国的战车,被动地卷入了战争,并被迫与中共进行合作。我们的军队和人民在战争中遭到了重大损失,中共却在趁机抢占土地和蹂躏民众。阎锡山对赤化的前景忧心忡忡,希望与日本恢复和平,集中力量消灭大肆扩张的中共,却遭到中国统治者以叛国罪和武力讨伐相威胁。中日战争结束后,广大的农村已被中共占据。在随后的抗赤战争中,我们的军队顽强地抵抗到最后。中共依靠优势的苏援装备围困太原,遭遇了惨烈的城市攻坚战,不得不付出前所未有的代价。晋与吐蕃一样是被中共武力吞并的,而我们的先辈从未选择妥协,抗争的壮烈和光荣有过之而无不及。

尽管时常遭到中国政权令人憎恶的压制,我们的政治精英审慎地选择了保卫自治的成果,而没有争取彻底的独立,最终尝到了无法主宰自我命运的痛苦。如今,我们已从这段晋人自治史吸取了惨痛的教训。
  
被中国侵略者非法侵占的数十年内,晋人遭受了深重的苦难。在中共的暴力土改中,晋人的乡村精英遭到了整体性毁灭:数十万“地主富农”被百般凌辱、施以酷刑和处死;他们的土地、财产甚至妻女被夺走。中共则将这场中国最为惨烈的土改作为成功经验推广。在镇反中,中共大肆关押和处决我们的抗赤勇士——大部分晋绥军军官难逃此劫。在中共建政后的反右、大跃进、文革历次政治运动中,晋人也有无数不忍卒听的惨痛遭遇。

中国侵略者将这里极其丰富的资源占为己有,长期廉价向外供应煤炭和电力。在电力紧缺时期,为了优先满足外地的需求,许多农村甚至城镇只能点起蜡烛和煤油灯来照明。长期的滥采带来了众多矿难,严重的土地、空气和水污染,造成了大面积的采空区和土地沉降。晋人从中所得无几,还失去了安居乐业的美好家园。如今我们的故国经济停滞,产业凋敝,沦落到异常悲惨的境地。

我们有自己的民族语言晋语。我们使用母语无法与其他民族交流。中共将晋人划为所谓的汉族,这与将意大利人、墨西哥人和巴西人划为单一的拉丁民族一样荒谬。我们更无法容忍以这样的拙劣理由作为我们接受中国统治的依据。中共对晋人实施系统性的文化灭绝,数十年如一日地推行普通话,并告诉我们使用祖辈相传的晋语是可耻的。

我们居住的土地被蓄意分割为几个省区。为了统战蒙古族的共产主义势力,中共还建立了所谓的“内蒙古自治区”,并将晋人占绝大多数的绥远(蒙古族只有大约5%)并入其中。中共在此采取一种类似肯定性行动的政策,蒙古族得到教育机会,甚至是计划生育政策的照顾。晋文化和晋语在此没有任何地位——蒙古语是名义上的官方语言之一。当然这些仅仅是奴役形式的细微差异。蒙古族与晋人一样饱受中共暴政的摧残,同是严重生态破坏的受害者,也同样面临着民族文化消亡的危险。一百多年来,绥远的晋人和蒙古族长期混居,友好相处,互相影响。我们对他们的境遇怀有深切的同情。我们愿意与蒙古族像兄弟一样携手共建一个崭新的国家。

我们对大洋彼岸的伟大国度怀有特别的好感。一百六十多年前,我们的一位先贤徐继畲就高度称颂华盛顿总统和美国的政治制度——一块刻有这段话的石碑仍保存在华盛顿纪念塔。我们不会忘记,在帝国的闭塞之中,是那些美国传教士为晋带来了医疗和现代教育,培养出了东亚的一流金融家孔祥熙。如今他们播下的福音种子已结出丰盛的果实。我们也不会忘记,在太原被中共军队围困的危急关头,是陈纳德将军的飞虎队为城中军民运来了急缺的粮食和枪弹。

我们先人的勇士曾在两次帝国崩解的乱世中捍卫了我们的土地,并拯救了濒于人口灭绝的东亚大陆。今天的我们也愿意为晋人的自由而奋战,而且我们必须保证我们的事业成功。中共曾将其非常忌惮的傅作义将军的军队投入韩战,也曾将一条贯穿晋的铁路拆掉用于支援越共。邪恶势力如果成功,我们的同胞、我们的资源可能会在威逼和强征下为其所用,用于对抗自由世界。这是我们不惜任何代价都要避免的可怕悲剧。

总统先生,我们欣赏您的爱国精神和“让美国再度伟大”的目标,也钦佩您面对邪恶国家的坚定斗志。我们祈盼您和您的国家能成为晋人自由事业的支持者。我们愿意为使大晋重新独立,并继而使大晋再度伟大而战!我们愿意始终坚定地站在自由世界的阵营,为维护东亚的秩序担起责任。我们真诚地相信,晋人的自由和美国人的自由是一体的。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