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日 : 0|主题 : 32|排名 : 32 
查看: 1360|回复: 0

大东亚共荣圈时代的台湾人

发表于 2016-11-23 05:36:55 | 1360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制链接]

285

主题

291

帖子

133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33
发表于 2016-11-23 05:3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台灣民族在二戰期間的真實地位,更接近日本的合作者。愛沙尼亞民族也是這樣,親德反俄。所以說雙重標準是不夠的,必須講究多重標準和歧視鏈。只有從西歐標準看,德國才是最壞的。東歐人同時領教了納粹主義和布爾什維克主義,就發現後者比前者壞得多。亞洲人作了類似的比較,結果也差不多。
以下的內容來自李盈慧:《战争与族群互动:太平洋战争中的华侨、台湾人和东南亚原住民》,《国史研究通讯》2016-10,第64-71页
日本徵募大批臺灣人前往東南亞,主要
擔任軍夫、軍屬、從軍看護婦等,其工作性
質包括從事運輸工作、翻譯人員、軍農夫、
製鹽工人、獸疫研究者、監視員。
亞地區有不少閩南華僑,彼此語言可以相
通,因此臺灣出身的士兵和軍屬往往以通譯
的身分,被日軍利用來處理東南亞的華僑事
務。日本方面也承認,「因為臺灣籍
民有其特長,是以在這次的中日戰爭和大東
亞戰爭中,徵召用為軍方通譯或軍夫者,均
能發揮其語言能力,協助作戰,其功不可
沒。」                                                                 昭南特別市厚生科長篠崎護戰後的回憶
錄《新加坡淪陷三年半》,對於臺灣人黃堆
金在戰時新加坡的活動有如下的描寫:華僑
協會設立的真正目的,是在拯救並保護華
僑,但表面上是打著與日軍合作的招牌,因
此,反為日軍所利用。⋯⋯(筆者按:軍政
部長渡邊大佐)派隨他同來的內田顧問與臺
灣人黃堆金任職協會,⋯⋯,辦事處裡,有
來自臺灣的黃堆金(原按:黃氏戰前住在新
加坡,在日本人開辦的南洋倉庫任管棧),
掛著軍刀,以流利的福建話指揮著。由於黃
堆金的耀武揚威,市政當局對他的評價並不
好,因此大達市長將此事告知渡邊軍政部
長,在捐款工作結束後(原按:奉納金),
令黃堆金離開協會。日本戰敗不久,他和他
的家人都被馬共所殺(原按:有人說是病
死)。
篠崎護的回憶或多或少有著為日本戰時
的活動及自己的行為辯護的意味,不過,他對黃堆金的行為之描寫卻是負面的。
新加坡華僑戰後留下來的記載如下:臺
灣人黃堆金是軍政部的「通譯員」兼日本軍
事當局與華僑社會之間的連絡員,1942 年
2 月 20 日華僑領袖集合於吾廬俱樂部時,
黃堆金向他們傳達日本軍事當局的一份恐
嚇性的訓詞後,又哄這些無助的華僑領袖,
擬出與日本人合作的建議,以便呈交給大石
上校。
在菲律賓,也有一位重要的臺灣人張海
藤,作為華僑與日人溝通的橋樑。1942 年 1
月日軍先頭部隊進入馬尼拉,不久臺灣醫生
張海藤來見菲律賓華僑領袖楊啟泰,張海藤
說,憲兵已出令抓人,第一、二批名單已發
出,將來凡屬抗敵會、黨部及支分部(筆者
按:是指國民黨黨部)、商會,及各途商會
重要分子,均要被抓,最好能自己集中在一
處,免得憲兵到處抓人騷擾,因為帶兵出來
的本地日人,對華僑印象甚壞,恐怕會乘機
報復,有毆打或槍殺事件發生。楊啟泰說,
集會是有干禁令的,數十人集一處,日兵認
為聚眾作亂,全體打殺,豈不更糟?張海藤
認為楊啟泰所考慮的有理,就打電話向姓朱
的疏通,且慢抓人。後來張海藤就親自到日
本憲兵部去,回來時帶了兩張名片,一張寫
著:中國人集會,身命保障安全(筆者按:
應是「保障生命安全」),另一張寫,中國
人自動投到(筆者按:應是「報到」),身
命保障安全,簽名是兒玉憲兵中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