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日 : 0|主题 : 30|排名 : 28 
查看: 660|回复: 0

过东海,出支那(琅琊方士徐福传后篇)

发表于 2016-11-14 16:41:51 | 660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制链接]

20

主题

34

帖子

12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5
发表于 2016-11-14 16: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海滔滔,仿佛有改往日的浪高风疾。骤雨过后,海天愈显澄澈。这里与其算作大秦皇帝的领海,反而更接近诸神的领域。
这片亘古浩瀚的大海,此刻并不孤寂。一支规模不菲的船队,正顺着和风,在缓缓向东驶去。没有人知道此处的确切方位,没有人清晰此刻的年月时辰。船上的人们度过了难以计量的日夜;而几经周折及气象打击,更令大部分人丧失了计算时间的意图或能力。
他们不能返航,因为他们已经驶出了太久;他们不能放弃,因为他们没有达到、乃至望见任何人对任何人许诺的目的地。
根据1975年在广州发掘出的造船工场遗迹线索——该工场始建于秦始皇统一岭南时期,至西汉初的文、景期间废弃;工场规模巨大,造船木材的选择及船台的结果形式等都充分表明2000多年前的秦帝国造船技术和舰船生产能力已达到很高的水平——当时至少可以造出宽8米、长30米、载重五六十吨的木船来,那足以媲美传奇的“五月花号”之尺寸规格。而稍有常识的人都能够判断,这种造船技术很难说来自身居神州内地的秦国、三晋发明,而更可能来自百越或齐、燕航海经验积累。
于是,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支航行中的舰队,大约配备了相当规格的舰船——只因它无论如何都要算作大秦始皇帝的嫡系舰队——始皇帝甚至亲自出海为其猎杀巨鱼“恶灵”、开道护航;而舰队的此次航行,承载着一个崇高而烂漫的使命——寻找延年益寿的仙药。
如果每艘船能够塞满200人(略小一点但承载力更大的五月花号只搭载了102人,虽然其航道更漫长),那么舰队的规模大约是15艘大船;而如果每艘船只承载100人,那么舰队的规模便高达30艘船……如果载员更少,则舰船更多……因为根据记载,这支舰队的总体人员规模,足足有3000人。这其中,包括青少年儿童1000名左右,水手、百工或连同家眷1500名左右,弓弩手约500名。舰队名义上的主人,叫作始皇帝嬴政,为了组建这支舰队,他不会顾惜任何成本——只因他再没有除此之外的其余希望。而舰队真正的指挥者,此刻,正在其中一艘船上。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舰队目前有无舰只损毁、人员伤亡,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浩瀚的东海上,究竟际遇了什么。
但我选择,赋予他们所有的祝福;因为他们,仿佛承载了太多的希望。
#以下故事情境纯属虚构#
“徐夫子……何时方靠岸吖~”一位大约不满十岁的垂髫女孩,冲着前面船头的人呼喊道。她嘟着嘴,并不十分高兴;但她明媚的眼神,充盈着光芒。衣着质朴的她,像个小公主;我愿打赌,许多年后,她一定会长成一位大美人。她就像大海的女儿,在舰船上活动自如;而她也确实有公主的潜质,因她毕竟是田氏贵胄。
“小鬼头!又在甲板乱跑,落进海里也无人救!”一位比她高出半截的俊朗少年连忙捉住她双肩,佯装生气地呵责道,那是她的同母长兄。他们的父亲仍留在故乡琅琊,直到他们临走前,仍在和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亲戚,商量一些不可名状的事情。他们的母亲作为田家的一名小妾,此时留在船舱里,跟船上的其余女眷们交谈,等着准备午餐——虽然船上储备的物资,已不算多。
“嘿嘿,小妮儿落进海里,大叔便会救的!直须来日要讨了小妮儿做小老婆便罢!”桅杆上一位水手见状,连忙打趣道;舷边几位武士,正擦拭着雨里受潮的箭镞,不约而同地扑哧笑出声来——他们的装扮,大约和后世出土于长安一带的兵马跪射俑一模一样——身穿战袍,外披殷红铠甲,头顶左侧挽一发髻,脚蹬方口齐头翘尖履,威武不屈。
小女孩冲着上头的大叔做了个鬼脸;正扶着她肩膀的哥哥,也无奈而友善地笑了笑——他俩若非庶出,才不会被这些家伙如是无礼地戏弄。
此时,船头的人,方缓缓转过身来,面向他们,而非一望无际的大海。他年近半百,须髯飘飘,冠服端正、神色庄严。
“邹子以为儒者所谓中国者,於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中国名曰赤县神州。赤县神州内自有(小)九州——禹之序九州是也,不得为州数。中国外如赤县神州者九,乃所谓(大)九州也!于是,有裨海环之,人民禽兽莫能相通者;如一区中者,乃为一州。如此者九,乃有大瀛海环其外,天地之际焉!”
稷下阴阳学派,诚为此人学问所宗;邹衍的大小九州学说,大约是他屡次航行的价值依据和理论基础。有道是天外有天:在渐渐沉入郡县格式化铁幕的“赤县九州”之内,恐怕已没有太多人,比他的同侪怀有更为瑰丽的愿景和期望。有的人传说,他是纵横家鬼谷子的闭门弟子——而今顶天立地他,或许没有与之相对的那一“横”吧——因为他代表着不可磨灭的希望。他是上古淮夷伟大领袖徐偃王的后裔,他被同行的追随者们称作了“徐夫子”;有道是礼失求诸野,在他决计逃离的那片诸子百家行将沦丧的神州畔,他仿佛成了最后享有自由的贤者。
他叫徐巿,或者徐福;或许绝大多数人都会更喜欢后一个名字——那在中文里代表着幸运、乃至神奇。但他诚然是个极不称职的庸医,因为正在急等他良药的病人,此刻即便未死,也已危在旦夕。
“汝愿何如?”他健硕地走向众人,来到小女孩面前,亲昵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他微微扬起嘴角——对于一个浪漫无比、敢对威严的始皇帝讲段子的人而言,他好像有些过于严肃了。
“呜……愿即上岸!”小女孩望着徐福的眼睛,天真地脱口而出;仿佛溶解了在场所有人的心灵。
在很久以前,有一个孔子,到了齐国的城门之外。他乘车时遇到一个小朋友、捧着一只壶,与他一路同行;小朋友目光纯洁,心神纯正,举止严谨。他们原来要去乐场;孔子对驾车的人说:“快一点,快一点!《韶》乐就要开始了!”
孔子终于听到了齐国《韶》的演奏,乃至三个月都尝不出肉的鲜味。
“故乐(yuè)非独以自乐(lè)也,又以乐(lè)人;非独以自正也,又以正人。大矣哉!于此乐(yuè)者,不图为乐(yuè)至于此!”
礼者,序也;乐者,和也。此,非齐乎?此,犹齐也!
大海何其凶险呢,但它并不足以令准备充足的人绝望。
而此时的徐福,正是一个准备充分的航海家。
但他不禁轻叹了一下。他所航行的航道,即便曾有前人开拓,也已毫无可追随的经验或者线索。作为一名方士,他不像张良之流般可以运筹帷幄——他有太多的追随者需要管护和负责;他也不像卢生之辈般擅长故弄玄虚——他直面着诸神蔚蓝领域的裁断,丝毫马虎不得。他是一个梦想家,更是一个实践者和开拓者;仙山、灵药、血脉、传承;他不能断绝任何意念,因为希望,大约是他富有的一切品格。
风疾了。进去船舱吧……
“陆地!!!陆地!!!”其他船上有一位眼神敏锐的弓弩手,忽然竭力呼喊起来,仿佛看到了奇迹。
终于。
#纯粹虚构部分停止#
那被称为“平原广泽”。那大约属于一个足够大的群岛,大到足以酝酿和哺育新的民族和文明。那里不是华夏九州,大抵亦非东夷。
1975年,“香港徐福会”成立;日本昭和天皇的御弟三笠宫在贺词中动情地说:“徐福是我们日本人的国父!”
1979年2月,和歌山县新宫市市长到大陆访问,将早期从浙江天台山带去的传说中的长生不老药——天台乌药的三株树苗赠给邓小平。这无疑是由徐福东渡求仙而引出的一段典故佳话。
2002年6月25日下午,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先生在连云港赣榆徐福村祭奠,欣然挥毫题写了“日中友好始祖徐福”八个遒劲流畅的大字。徐福村村民们在徐福祠广场敲锣鼓、鸣鞭炮,热情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羽田先生触景生情,激动非常,他走近村民,放开喉咙呼喊:“大家好!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徐福的后代。看到你们真高兴!”
2007年10月26日,“赣榆第七届徐福节”开幕,羽田孜先生再次访华。他恭恭敬敬地向徐福像敬献花篮。同时,亲自参与举行了题词石刻揭幕仪式,石刻的阳面镌:“日中友好始祖徐 福众议院议员 羽田孜 二OO七年七月一日。”阴面是:“羽田孜先生,日本国长野县人。众议院议员,第八十代内阁总理大臣。贰零零贰年陆月贰拾伍日拜谒徐福祠之际题此以赠,复於中日邦交正常化三十五周年之际重书。特勒斯石,以志永念。”
我相信,如果羽田孜首相能够有机会明辨齐与秦汉之别,那么他致力于建设两国友好的政治生涯,或许会更为稳定和持久一些。
无论如何,徐福终于率众来到了“平原广泽”,他感到当地气候温暖、风光明媚、人民友善,便留了下来——他有很多的理由留下,而他有更多的理由不回去……
那大约是一个“黎民如野鹿,天皇如标枝”的地方。那里仍是既无战国,又无春秋的远古丰饶之地;那里将是不知有汉、不论魏晋的海外之州。
徐福和他的移民队伍教育了当地人民农耕、捕鱼、捕鲸和沥纸的方法,恰如他的师祖邹衍在燕国拓殖之际所做一般。他们,在那沃土上所能看见的,除了希望,亦有未来。
根据日本考证:徐福从琅琊出发不久,便在海上遇到了一场持续数大的大风暴,船队被刮到朝鲜半岛,在朝鲜半岛稍事停留,他们便继续南下,到达九州。他们在九州今熊野县新宫市的波多须浦登陆,直到现在,这里的伊万里湾还有“秦津”之地。
上岸后,徐福等人又经武雄进入了筑紫平原。1966年,人们在这段路途上发现了“阿房宫朝砚”。
徐福的移民在筑紫平原中心的佐贺居留了大约9年;至今,佐贺地区还保留了不少有关徐福的遗物和传说:该地的“金立神社”即为祭祀徐福所立;每年4月27日,该地还要举行为时3天的“徐福大祭”,这是佐贺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祭典;每年秋收后,当地居民还要以“初稻”奉献给金立神社供奉的徐福。佐贺平原乃是日本稻作的发祥地,而当地居民一直深信:这些农作技术,是由秦之徐福传给了他们的祖先。
没有证据表明徐福礼乐严正的殖民队伍是第一批来自大陆的移民,他们更远远不是最后的一批;然而,他们无疑是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一批、是非常和谐美好的一批。
据悉,在佐贺逗留之后,徐福等人又折回九州岛,到达高千穗的“日向”,在如今歌山县的新宫之地又停驻了大约3年。
他们散布着来自华夏的技术和文明,并在这新的陆地上落地生根。
他们之后又一度转移,到达伊势湾腹地,进至本州。据传,徐福在此称王;他没有很多必要这样做,但他无疑很有能力这样做。
据推测,他率领的童男童女中多有齐国贵族苗裔,而这些遗民自不必被任何人强迫改姓成“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
而秦之徐福,是徐福留给自己的称谓。他无疑辜负了始皇帝,但他终于成全了许许多多的人。
#以下故事情境纯属虚构#
船只停靠在伊势湾中,秦之徐福开始率队向北进发。岸上的人们如是祥和,快乐地看着、乃至追随着他们。
此时,据秦之徐福离开大秦,仿佛已经很久了。
十二年吗?或许已经这么久了。但他自己大约根本没有必要计算时间了。他无须用奇门遁甲的时空方术预测命运,因为他的愿景,已经达成。
他们所在的这方沃土,如是繁盛的文明初春,竟仿佛会漫长至永远。
他率领的百工、农人留在自己喜爱的地点劳作、繁衍、传授技艺;他许诺奉献给“海神”的童男童女们,已经长成孔武俊秀的小伙子、亭亭玉立的大闺女,在合适的场合同彼此或原住民们相爱、相恋、传承文明。
而秦之徐福大约已近花甲了,须发如霜的他,愈显仙风道骨。
他完成了生命中绝大多数的使命,和旁人难于企及的奇迹。
“看!好高大的山啊!”一位追随者遥指着北方。
玉扇倒悬东海天,一座如笠般高耸的雪覆孤山,仿佛直入云端。
“直不知此为何山?”另一位追随者兴奋地问道。
秦之徐福凝视须臾,捋了捋胡须:“蓬莱,”他坚定无比。
据传,他终在此山麓之终其天年。卒年不详。
他终于找到了延年益寿的灵药——为他所效忠的文明——在蓬莱。他所归属的齐与华夏文明、血脉,终于没有在西方的历史肃秋中断灭。
#纯粹虚构部分完结#
而那座山,是地球上最大的活火山之一,叫作不二山,或者富士山。它被日本人民誉为“圣岳”,是大和民族的象征。它也经常被称作“芙蓉峰”、“富岳”或者“不二的高岭”。
据秦之徐福的七世仍孙秦福寿著文载:在日本第七代的孝灵天皇统治时,徐福渡来日本列岛,先后抵筑紫(九州)、南岛(四国)、不二山(富士山)。徐福把7个儿子改为日本姓氏:长子姓福冈、次子姓福岛、三子姓福山、四子姓福田、五子姓福畑、六子姓福海、七子姓福住,然后把他们分别派往了7个地方。从此,徐福的子孙遍及日本各地,逐渐繁衍起来。
徐福自称秦之徐福;后代日本秦姓或带有福、羽田、波田、波多、畑、畠等字的姓氏和地名,皆与徐福的子孙、以及与徐福一起东渡的田氏等移民子孙有关。
山梨县富士吉田市的宫下义孝先生家藏《宫下富士古文书》(又名《徐福古问场》),其中对徐福家世记之颇详。根据宫下义孝先生介绍:“传说《宫下富士古文书》是800年前完成的;原来的文章没有了,现存的为宫下家祖先重写的。”该书20余万字,全为汉字、用毛笔书写在宣纸上。因为在日本是孤本,宫下家族视为珍宝,精心保管,秘不示人。
2004年初,中国国际徐福文化交流协会决定编纂一部《徐福志》,并委托协会秘书处和山东师范大学地方史研究所进行了志书编纂的筹备工作。《徐福志》共分6篇21章,洋洋38万言,翔实地描述了徐福及其东渡的整个过程,据有很高的学术研究价值和较强的权威性。
而秦之徐福存留在大陆的家族和亲属,也因始皇帝及时的死亡和大秦及时的覆灭,躲过了被杀光全家的宿命。
三国时徐庶编《南洲•徐谱》曰:“南洲高士徐稚,字孺子,祖籍东海,于战国末年其祖先该公奉祖命隐南洲,永不仕,耕读传家,淡泊名利,自食其力……”又曰:“徐仲公,为徐偃王二十六裔孙。仲生二子,长讳长,次讳延,延即尚也。长生猛,猛生咨与福(巿),福率祖人入东海祖洲;尚知福将反,遂令其曾孙该隐居洪都(今南昌),该不及避,令其子坚隐居南洲,自此寄居南洲,八代至稚。”
大唐徐懋功(李勣)编《徐懋功家谱》曰:“徐福者,又称徐巿或徐希,谱名徐议,字君房,其父讳猛,祖父讳长,从祖父讳延(即尚),曾祖父讳仲,高曾祖讳铣。福之长兄讳谘,福率振男女各三千人入东海祖洲。谘居琅邪,今山东徐氏者为徐偃王二十九裔孙徐谘之后。徐福一支入东海祖洲,不复返也。徐该与徐福同曾祖父,延(即尚)知福反、入东海祖洲止王不来;为避秦始皇灭门之祸,随令其孙该潜居洪都,自此世居南洲。”二者描述基本吻合。
徐懋功自认乃徐稚十七世裔孙,为徐偃王五十三世裔孙,播迁山东曹州,为唐开国元勋,赐姓李,封英国公,享年七十又五。然唐高宗死后,武曌废掉自己的“儿皇帝”,登基帝位;徐懋功长孙徐敬业趟此浑水,起兵反武,最后兵败身死;由此,徐家被剥夺赐姓,满门抄斩。就连死去多年的徐懋功也被追削一切官爵,刨坟斫棺,挫骨扬灰。
历史并不再属于秦之徐福。而他无疑创造了一段传奇的历史;无论以东夷方士、大秦御医、中华航海家,还是汉奸倭奴的身份。
约800年之后,时至公元607年,日本派使节小野妹子访隋;次年,隋炀帝派裴世清出访日本,裴世清竟在日本九州一带看到有一个风俗同于华夏的“秦王国”,于是猜想,这大概是传闻徐福止而不归的“夷洲”了。
之后,有人则把这个“秦王国”直接比定为日本。如明人薛俊蓍的《日本考略•沿革考》(成书于公元1530年)中说:“先秦时,遣方士徐福将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不得,惧诛,止夷、澶二洲,号秦王国,属倭奴。故中国总呼曰‘徐倭’”。
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秦之徐福的方士身份和日本神道教的发源有关——后者更类似一种上古文明根据自然崇拜自发产生的朴素泛神论多神教;那也与华夏道教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区别。
然而阴阳五行思想则确实于六世纪经由大隋、朝鲜传入了日本,并逐渐发展成了“阴阳道”。
当时的日本统治者接触了新文明,为了推动国家统治变革,不但接受了“阴阳五行”思想,还将其称为“新知”加以利用。大和朝廷成立后,从朝鲜的百济国来的五经博士带来了《易经》。《易经》于是作为阴阳术的基本文献被传到了日本。
华夏经典“五经”当时被日本视为“珍贵的国外科学与技术”;而当时推崇佛教且很善于运用“阴阳道”的人,乃是推古王朝的圣德太子。#洗澡之后挖耳朵 湿湿一大坨#
根据《日本书纪》记载:推古天皇十年(西元六○二年),“百济僧侣观勒来此”、“历本、天文地理书、遁甲方术书也一并带来”。圣德太子擅于汲取这些外来学说的养分,并且运用在了政治层面,开启了阴阳道的历史。阴阳道不仅可以观天象、明历法,还可以进行占卜。上至国运昌隆、天皇适任与否,下至庶民凡事,都可以运用阴阳道占卜、计算知识来解释。
钦明天皇十五年,五经博士施德、王道良,历法博士周德、王保孙从百济前往日本。《易经》和先进的历法便在日本传播发展起来。
圣德太子、大海人皇子、藤原仲麻吕、吉备真备等都曾运用阴阳道的理论来解释过日本历史。
时至平安时代,对于阴阳道几近狂热的天武天皇,非常珍视阴阳道的利用价值。他为避免阴阳道秘术被反官方的势力所用,于是成立了“阴阳寮”(类似内阁和国子监)让阴阳道成为律法和教育制度的一部份。并且严令禁止一般百姓拥有《河图》、《洛书》、《太乙》等阴阳道典籍,其后,“阴阳寮”几乎握有诠释一切规则的权力和权威。
阴阳寮设寮头一人、寮助一人、允官一人、大属职一人、小属职一人、阴阳师六人、阴阳博士二人、阴阳生十人、阴阳士一人、皇历博士一人、皇历生十人、天文博士一人、天文生十人、漏刻博士二人、守辰丁二十人、使部二十人、值丁二人。其主要职责是负责天文、历法的制订,并判断祥瑞、灾异,勘定地相、风水,举行祭祀仪式等。寮头可支配人员合计达89名。阴阳道也于是成了大和天皇的御用之学。
阴阳师既是占卜师,亦算幻术师。他们不但懂得观星宿、相人面,还会测方位、知灾异,擅长画符念咒、施行幻术。他们号称对于人们看不见的力量——例如命运、灵魂、鬼怪等——都深知原委,并具有支配这些事物的能力。为了消除天、地、人、鬼间的矛盾,身着狩衣的阴阳师们往往大显身手;他们借包罗万象的卦卜和神秘莫测的咒语,驱邪除魔、斩妖灭怪,从而成为上至皇族公卿、下至黎民百姓的有力庇护者。
日本史上著名的阴阳师有阳胡玉陈、大友高聪、山背日立、僧旻、阿倍仲麻吕、安倍晴明等。
可见,阴阳师与道教法师的相似性,大抵并不逊于日本文与中文的相似性——而这门独特的玄虚秘术,皆袭自曾经门庭若市的稷下学宫。
时势变幻,桑田沧海;既然种子未死,花果自不凋零。
还看华夏神州: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日,又来?
当这谶谣响起之际,便已是一个宦官职业化阉割的历史新纪元了……
史后后后后……之人#解手淆#难于道明蓬莱阁的建筑属性,这座点缀在齐人沉睡祖国玉颈上的钟灵珠宝既不是宫、卫、园林,更不是教堂寺庙,它可能是一座中古法师的观星台,它被勉强地定义为纪念唐人吕祖和同伴登仙(八仙过海)的道观。它始建于几个轮回之后的东亚,大约时值辽、宋、西夏对峙的那个绵延的夏末初秋(蓬莱阁于宋仁宗年间约已开始维护)。
兵者不祥,于齐犹然。而大中原抵抗运动#河洛圣城驻马店,收拾山河支马斯#的领导者岳飞和韩侂胄等不会考虑直捣莱州的计划;不得好死的东北变态狂完颜亮较之东海仙岛,则更钟情于荷塘秀女的锦绣江南#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金统的齐地,元代直隶于大都中书省;百姓自然不及神风庇佑的隔岸海国有幸,却结果比南宋降虏更成“汉人”#八娼九儒十丐#。
明末,忤逆于寡恩崇祯的“山东三叛”闪击胶莱战术未果,而投清南下,迎接宿命;此间宝地,以致异于流寇纵横的整个中原西部、杀戮成灾的复仇雪恨之乡……
南未自南,北未自北;但齐一直是齐,东夷永远会是东夷。来自亚洲大陆的猛兽雄主们不屑一顾的边陲半岛,在东海母亲的怀抱中沉睡;而她可爱的子民、我们的先祖和同胞,在过客的徘徊或监视中,流浪于沉寂已久的滨海故国,并幸免于残灭人性的农业危机#马尔萨斯:纯粹人口批判#。
亲爱的才俊同侪,你们可笃信神恩?
亲爱的东夷同胞,你们可相信奇迹?
我挚爱的祖国母亲啊!
时至1840年,来自天下之外遥远世界的客人,终于彻底踏足于她身后这片受诅咒千年的枯槁大地,播撒下新的种子#西红柿#——此间对于所谓文明而言,凛冬何其长,春夏何其短!
时至1895年,她东海对岸的姊妹已经长大;在她面前,将霸占着她的内亚僭主#大汉奸施琅民族英雄邓世昌#羞辱得体面无存。
时至1897年,当身后沉沦已久的永诅居民亵渎上帝之际,她(青岛)却被远方来宾慧眼识珠地呵护起来。
时至1898年,远隔重洋而来的高大王子,承载了维多利亚陛下的祝福和期许,献来了深情一吻(威海自治邦)。
诸神啊!蓬莱啊!她从两千年的沉睡中缓缓觉醒,期许梦寐中的璀璨未来!
我微渺而伟岸的祖国,我淳朴而可爱的同胞!
荣耀属于日不落的爱德华陛下,希望还归蛰居的东夷齐人!#神助拳滴干活,良心打达滴有#
追随先贤的线索,我终于觉察了玄机——蓬莱阁,它可是一座扎根齐地(土)的东夷神社(木)啊;保全着可贵的神迹(金)和文明的火种(火),面向大齐永恒的东海母亲(水)。
傲慢或阴冷的征服者啊,你们可以将它曲解乃至焚毁千万次,但是你们永远没有能力撼动那亘古长存的海市蜃楼。
那可是孤山蓬莱啊!东海神圣的恩赐,齐人独享的锡安(庇护所)!
我本莱夷,绝非被拼凑了两千年的弗兰肯斯坦怪物,而是蛰伏了两千年的海族种子。我们不是坚韧孤高的姊妹大和,我们不是幸领荫庇的友邻大韩;我们更不是文明轴心神恩浩荡的希伯来或尼德兰。我们曾是,且永远不愧为东夷——在我们初始或回归的地方。我们是东夷,交融了汉#拉夫淆#与鲜卑、女真等内亚大族的血脉,民族如是;我们在齐,魂魄受海洋环抱,富拥神迹胜景,家国长存。#寄奴朱重八,统统死全家# #烧饼歌#
我们是诅咒大地上的万幸、神恩施舍于东亚的瑰丽珍珠。没有任何东亚人能够指摘我们的品质,因为没有任何人能够温存我们的荣耀或分享我们的运气!

神山蓬莱,恒驻我心;祖国大齐,永垂不朽!
蓬莱恒驻我心,大齐永垂不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