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日 : 0|主题 : 10|排名 : 38 
查看: 1134|回复: 0

“追苗赶汉”:明、清帝国对西南地区六百年的殖民战争

发表于 2016-10-30 01:14:57 | 1134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制链接]

7

主题

14

帖子

12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8
发表于 2016-10-30 01: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题哑巴洞》

哑巴洞隐横担山,苗汉相争世代传。

其一其二冯姓史,何将淑女误狐仙。

(摘自《古凤新声(诗、词、联语专辑)》 P43)


这首不起眼的诗早已湮没无闻,对于不了解历史的人来说对于诗的内容必定会摸不着头脑。其实,这首诗就是当年明、清两大帝国对西南地区进行残酷的殖民战争的罪证之一。


这首诗讲述的是位于贵州北部正安县城附近关于“哑巴洞”的一个传说:当年有一位貌美的少数民族女子,因为躲避“追苗赶汉”的血腥屠杀而逃到某个洞中,伪装成哑巴。后来这位女子与冯姓青年成婚,生下两子名为“其一”、“其二”,但是她的美貌被地方官员所觊觎;地方官诬陷这名女子是狐狸精并且准备强行将其霸占,该女子最后在洞中愤而自尽。


正安

这个传说中的“追苗赶汉”,或称“赶苗拓业”,即是不见于正史记载,却在明、清两大帝国长达六百多年的统治时期内一直发动的殖民战争的民间代称。被“追”的不仅仅是苗族,之前那个传说中被追杀的女子如果详细考证起来,或许其仡佬族的身份更为可信,因为正安地区长期以来即为仡佬族的传统范围。南宋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朝廷派冉守忠攻打正安仡佬族,数以十万计的仡佬族人惨遭杀戮,少数人靠躲入山洞、粪坑或者钻进枯树洞才得以逃生(《仡佬族百年实录 (上册)》 ,P247)。“题哑巴洞”一诗或许就是指的这场空前残酷的诸夏民族浩劫。


苗族居民生活图

在“追苗赶汉”的殖民战争中,夜郎受害最甚。夜郎王国在史记中是西南“诸夷”中最强大的国家(《史记·西南夷列传》:“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不过这个国家都城在何处至今未有定论,主流意见是夜郎王国的“中心城市”是今天毕节的赫章地区(赫章可乐遗址),而更多的观点是夜郎是一个诸多部落集合而成的联盟国家。夜郎作为巴蜀地区连接“南方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通过销售蜀地特产杞酱、蜀布和邛竹杖而累积了巨量财富,并且拥有一只战斗力可观的军队。面对步步紧逼的汉帝国,夜郎王国终于在公元前27年被攻破,置牂牁郡。


残暴的汉帝国军队

失去了夜郎王国的庇护,国境内的臣民沦为大一统帝国下的“獠人”,被视作牲畜任人宰割。自汉朝以后历代大一统帝国政权的殖民战争见诸于正史记载的就有:

“岁岁伐獠,以自裨润,公私颇籍为利”(《魏书·卷一零一·獠传》);

“搜山荡谷、穷兵罄武,系颈囚浮,盖以数百万计”(《中国通史第5卷,中古时代·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上册,第2版P254)

“讨击蛮獠,身无宁岁”(《梁书》卷一七《张齐传》)

……


关于“追苗赶汉”在民间的传说的则更为“丰富”。包括苗族在内的众多西南少数民族都是被“追”的对象,贵州铜仁地区的土家族歌谣就描述了这段历史:“官占坪,民(汉族)占坡,毕兹卡(土家族人自称)进山窝窝。”(《野生代》P58)民间的记忆是贵州省思南县城附近的南盆乡有参与“追苗”的祖宗,当年砍刀上刮下来的油渣子足有半斤。血腥的殖民战争导致的结果就是思南附近的苗人被迫逃往江口县城的苗王坡,汉族移民则趁机占领了该地。这种情况对于夜郎地区是一种极为普遍的现象。


贫瘠艰苦的苗王坡地区

由于漫长的殖民活动和明、清时期殖民速度的骤然加快还产生了新移民把老移民视为“少数民族”的奇观。中原大一统帝国频繁的王朝更替战争和世界少见的人口大灭绝使汉族的风俗发生剧烈变化,后来的汉族移民把之前就已经进入夜郎的汉族移民一同视为“蛮夷”,这就是“穿青人”的由来。和之前相比,明、清两大中原帝国殖民活动的加速有其深刻的原因。


早期汉族移民——“穿青人”

东亚处于世界文明的边缘地带,其青铜冶炼、战车技术无不汲取自西亚的文明核心地带。汉武帝时期,汉朝的冶炼技术甚至无法超过匈奴,才有了匈奴向汉武帝献上“径路”宝刀、张骞“凿空”西域寻求冶铁技术的历史(《汉书·匈奴传下》)。来自中亚的游牧民族通过撒马尔罕和巴格达更能迅速获得西亚的先进科技,所以东亚大一统帝国的统治者如果不能控制西域,必定会由于技术的不断下降最后被中亚的游牧民族征服,才有了“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常于西北”( 《<史记>选本丛书 史记抄》卷八P63)的精确论断。


明帝国在北方地区一开始还拥有漠南一带众多卫所支撑,随着靖难之役和蒙古的再次崛起,最后北方的防线被压缩到了“九边重镇”(辽东、蓟州、宣府、大同、延绥、宁夏、甘肃、太原、固原)一线,帝国都城更是出现了“天子守国门”的尴尬局面。西北和东北扩张的通道都被堵死,于是加速吞并西南方向的土司政权就不可避免;这本身也证明了中原大一统帝国的不断衰亡。


不断内缩的中原帝国

1600年,明帝国发动了空前规模的“万历三大征”,在经过宁夏、朝鲜两个地方的血腥征战后,帝国军队共计二十二万人叩击西南地区最强大的土司政权——播州(详情请见本公众号历史消息——《夜郎民族的君士坦丁堡:1600年播州海龙囤血战》,回复“海龙囤”可见)。明帝国之所以用荒诞的借口去攻打播州土司,原因就是播州进可以截断明帝国的南方大动脉——长江,威胁西南重镇重庆;退可以封锁娄山关,关闭帝国进出云南的交通要道。播州土司领土内的茶叶和马匹还是帝国的重要税源,播州土司作为夜郎境内最强大的土司自然为明帝国所忌惮。

明帝国最初在夜郎的殖民主要是军户,然后以卫所的控制区域为半径展开。这种殖民主要是为了支撑明帝国在夜郎境内的军事力量,由于类似于兵团城市,夜郎人将其称为“屯堡人”。后来明朝的人口数量加剧,为了给更多的汉族居民提供土地,明帝国向其敞开了西南边境,于是大批汉族居民涌入,造成了严重的冲突。明面上的“改土归流”和暗地里的“追苗赶汉”同时发力,使残暴而血腥的殖民战争贯穿于明帝国的统治时期。




清帝国的建立并没有延缓殖民,反而日趋加速,主要是清帝国的统治者巧妙地在自身力量占优势的地区推行“以满治汉”,又在帝国统治薄弱的地方实行“以汉治‘夷’”。这种卑鄙的统治手段在咸同时期的陕西和贵州均造成了严重的冲突;由于贵州的少数民族纷繁众多,所以没有演变为陕西那样残酷的人口清洗,不过贵州的社会动荡也持续了十八年之久(《苗族通史》卷七,P659)。


清帝国“咸同动乱”

在清帝国的残酷压榨下,夜郎子民甚至闻官府而色变,历史记载:“诸蛮性虽犷悍,然不敢亲见官府。其田粮辄请汉民之猾者代之输,而赔偿其数……官亦不能辨为谁氏之田,大都左袒民(汉民)而抑诸蛮獠人。”(《咸同贵州军事史》),与官府的偏袒相比还有更严重的,“良苗终日采芒为食,四时不能得一粟入口”、“苗产尽入汉奸,而差徭采买仍出于原户,当秋冬催比之际,有自掘祖坟银饰者矣。蒿目痛心,莫此为甚。”(《胡文忠公遗集》卷58,《论东路事宜启》)一旦有夜郎子民反抗中原帝国的暴行,帝国军队就借机大肆杀戮;依附于帝国军队的汉族民团也趁机提出“灭苗清产、安屯设堡”的口号,“(团练)扬言十万大团,择日举事。且遍贴告示,上书‘灭苗清产、安屯设堡’八字。一日聚而巡行,号曰‘亮团’,盖观兵之意……苗出四五百人登山瞭望,见其纷嚣不整……数百人由山压下试之,团众惊惶奔溃,‘贼’(清帝国对苗民的蔑称)拊掌大笑,亦未渡河穷追。”(《苗变记事》)


英勇作战的苗族骑兵

咸同时期夜郎民族对来自中原大一统帝国的反抗也堪为壮烈,流传于水族的民间歌谣《一定打下都江城》就这样传唱道:




“都江多山又多粮,
山山都有吃人狼。
水苗客家(指汉民)组织起,
要把豺狼都杀光!
水苗侗汉一家人,
受的苦难一样深。
跟着天明(指贵州太平军首领)两兄弟,
一定打下都江城。”


受尽殖民战争之苦的夜郎人民到了后期,没有再被中原大一统帝国的挑拨而陷入各族屠戮,而是试图把联合苗族、仡佬族、土家族、水族、布依族、穿青人、屯堡人等联合在一起,向着共同的敌人——中原王朝进军。夜郎境内的诸多民族要想终结残酷的殖民战争和中原帝国带来的人口灭绝战争,只有达成历史性的和解,建立起新的共同体——夜郎民族,跳出中原王朝的历史周期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