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日 : 0|主题 : 16|排名 : 25 
查看: 673|回复: 0

南诏的崛起与爨氏的归附

发表于 2016-10-14 09:15:41 | 673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制链接]

153

主题

153

帖子

69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95
发表于 2016-10-14 09: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诏,在不列滇历史上具有无比重要的地位。南诏对于滇人的意义,不亚于罗马之于欧洲,汉唐之于中国。南诏凭借自己的力量,多次摧毁了北方帝国染指东南亚的野心,并在最后一场对北战争中导致了唐帝国的事实解体,他是当之无愧的东南亚的保卫者与诸夏的解放者,其影响与贡献甚至绵延至今。

关于南诏王室的出身问题,至今为止世界各国学术界尚未有定论。法国人戴.哈威曾经最早提出南诏是泰族建立的国家,并得到后暹罗史学界的一致承认,泛泰主义史观一直认定南诏是泰人自己的祖国。直到20世纪7080年代,不少西方新一代学者通过发现南诏王室姓氏更符合黑彝,而非泰族人,才否定了“南诏为泰族所建立的国家”这一说法。但是从泰国史籍和中国一些史籍结合来看,泰人的祖先当然来自于大滇。东南亚诸多民族的远祖基本都是从内亚穿越藏滇走廊波浪式南下推进而形成的。泰人的祖先显然来自南诏统治的境内部落的一只。而南诏的王室,则是今日黑彝的祖先:“乌蛮”。

南诏王室“本乌蛮之别种,自言哀牢之后”,这说明南诏王室与哀牢,乌蛮密切相关,而与其他民族相关度极低。原哀牢王室的部属,是一个骑马民族,习性剽悍。南诏王室当然不屑于学习北方李唐鲜卑蛮族那样冒充汉人之后,自称“本永昌沙壶之源”,体现了我们的祖先的诚恳与朴实,他们没有必要伪造自己的祖宗,来为自己统治做服务。尽管后来佛教入滇后,南诏王室也塑造过自己因观音点化而获得政权,但这也没有回避南诏自述祖源的事实。

南诏国王蒙氏家族世系,属于正推顺连的父子连名。龙伽独生子独罗,独罗即伟大的南诏开国者细奴逻。龙伽独在永昌哀牢部落的斗争中不幸失败,为躲避永昌酋长弥芮忽的追杀,不得已携带刚出生的儿子细奴逻渡过澜沧江,翻山越岭逃到内地巍山。经过十多年的卧薪尝胆般的苦心经营,这只原本逃难的部落日趋强大,龙伽独遂以自己祖先的名字命名自己的部落,号称蒙舍,因为蒙舍在诸多部落之南,又称南诏。在蒙舍诏以北则为蒙巂诏。蒙舍诏与蒙巂诏同以蒙为姓,并共同居住巍山坝子中,他们在发展初期并无排挤对方和火拼的行为。蒙巂诏与蒙舍诏却达成了极为默契的背靠背的发展关系。在巍山坝子北部的蒙巂诏向东北方向洱海一带扩张发展。而巍山坝子以南的蒙舍诏则首先向南,向西,向东白子国地区发展。

细奴逻在父亲龙迦独的精心培植下,逐渐成长为了蒙舍诏的新一代杰出领袖。他励精图治,选贤任能。随时准备对外扩张,而在蒙舍诏东面的白子国则成为了细奴逻的目标。
白子国位于白崖地区,部落多为白蛮,其首领张乐进求名义上对北方的唐帝国进行归附。而在白子国与唐帝国的中间,则是洱海东部的白蛮,张乐进求依靠这些白蛮部落作为屏藩,自立为“云南国诏”。然而残暴的唐帝国并不仅仅满足于白蛮的名义臣服。公元651年,郎州地区的白蛮不堪忍受唐帝国的勒索剥削,发动了起义。唐帝国派出了侵略者赵孝祖对这些勇敢的滇人进行了残酷镇压,起义者秃磨蒲与俭弥于英勇战死,起义的部落“死亡略尽”。残酷的赵孝祖决心继续追击,准备彻底毁灭白蛮们世世代代居住的故乡。公元652年,赵孝祖再次屠灭了小勃弄酋长殁盛的反抗。在唐帝国残酷的打击下,白蛮部落受到极大打击,白子国北方赖以生存的基础发生了动摇。唐帝国对大滇的征服又近了一步。

为了挽救大滇的危机,蒙舍诏主细奴逻绝不可能坐以待毙,他在公元652年正式建都蒙舍,同时通过谈判说服了张乐进求,蒙舍因而和平地兼并了白子国。

为什么蒙舍诏能够兵不血刃地兼并白子国呢?因为在唐帝国侵略军打击白蛮势力的时候,白子国王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部众,导致张乐进求威望一落千丈。白蛮部落首领为了滇人的利益,当然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能保护大滇安全的领袖,所以他们选择宁肯拥戴蒙舍的细奴逻。在白子国禅让于蒙舍的过程中,细奴逻与白蛮八位部落贵族首领共祭铁柱,完成了政权的和平交割。为了笼络白蛮贵族的人心,细奴逻筑蒙舍城给张乐进求居住,蒙舍城收容归降者开始成为南诏的一大传统。张氏后人因此成为了蒙舍州人,并终南诏一朝,张氏后人始终盘踞重臣位置,扮演了重要角色。而非如同北方帝国的历朝废帝一样,要么作为不掌实权的政治花瓶,要么惨遭杀害。

蒙舍诏自从和平接管经济发达,人口殷实的白子国之后。“从此兵强国盛,辟土开疆。”但是蒙舍的实力与北方的唐帝国仍然差距极大,所以不得不选择派遣使节向唐帝国称臣。细奴逻于653年表面接受了唐帝国的“巍峰州刺史”的封号,同时对内自立称王,国号大蒙。伟大的南诏王朝正式登上了历史舞台。

在蒙舍诏和平接管白子国的同时,其北边的兄弟部落蒙巂诏也没有停止自己的扩张计划,其向北发展,很快占据了点苍山以西的漾濞江流域。甚至实力远超过包括蒙舍诏在内的其余五诏。正因为其实力的出类拔萃,使其深受唐帝国的忌惮。唐帝国不希望大滇合并为一个统一的整体,他希望大滇永远陷入诸部落混战的情况下,从而方便各个击破,再将大一统的散沙秩序扩张到整个大滇。为此,不愿意坐以待毙的蒙巂诏发动了大规模对唐战争,却因为实力的绝对悬殊而遭到了唐帝国的猛烈报复,参与反唐的部落多为其消灭。唐帝国甚至强迫蒙舍诏进攻蒙巂诏,面对唐帝国的威胁,蒙舍诏主细奴逻被迫参与了这次讨伐兄弟部落的行动,这是他个人永远的污点,他自己也因为这场战争被拖累而死。公元674年,细奴逻病卒,子逻盛继位。

逻盛继位的时候,面临着许多需要一一解决的危机。当时无论是东北方向的唐帝国还是西北方向的吐蕃帝国对大滇领土都怀有极大的野心,双方将大滇化为两国争霸的角逐地。逻盛鉴于蒙巂诏反唐失败的故事殷鉴不远,且自己与唐蕃二国实力差距过大,在一统大滇前需要在两者间纵横捭阖,所以暂时对唐帝国采取了称臣的措施。在逻盛时代,蒙舍诏并没有大规模扩张行为,但他通过外交手段暂时获取了与唐帝国的和平,并扩充了军队,为未来南诏的扩张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逻盛死后,其子盛逻皮立。当时唐帝国在大滇的殖民点姚州都督府已经出现了失控的情况,勇敢的姚,巂两地人民发动起义,击毙了唐帝国殖民走狗李蒙。盛逻皮借着唐帝国姚州都督府群龙无首的时机,抓进机会向唐帝国势力未涉及的澜沧江以西开拓,避免了与唐帝国的直接冲突,同时也不用出兵在镇压大滇兄弟民族时消耗实力。很快,盛逻皮西征收服了自己的本族部落望苴子蛮。这些南诏的自家骨头,作为南诏最信任的力量,一直源源不断地为南诏提供武士,为后来的扩张与唐蕃对抗,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同时在哀牢国故都【今腾冲县】筑城坚守,这些古迹一直保留至今,被称为西山坝古城。盛逻皮以成功经略哀牢故地,以永昌为根据地,进行了大规模建设。直到明代末期,距离南诏已经亡国七百年后,永昌人民仍然坚持立庙祭祀伟大的南诏先王们。

公元728年,盛逻皮死,皮逻阁继位。皮逻阁凭借其父祖留下的遗产为根本,开始在不列滇的红土大地上叱咤风云。由于蒙舍诏数代人的苦心经营,南诏的军事力量,在滇西诸部落中,已经无可匹敌。唐帝国为了让滇人与藏人互相残杀,遏制吐蕃在大滇的扩张,决心把南诏当做人肉盾牌,一如拿破仑三世妄图通过支持普鲁士和意大利的统一来挑战英国和俄国的世界秩序,最后当然搬石砸脚。

南诏对六诏的统一,并非如同暴秦灭六国那般野蛮,而更类似威塞克斯统一英格兰。暴秦对六国的消灭,是用落后的全民总体战方式彻底扫荡毁灭他国的宪制,保证全民的散沙化,这种社会的目标是实现除了皇帝谁都不应该尊贵,除了官僚谁都不应该富有的病态社会。而南诏对六诏的武力兼并,却保留了部落民主自治,其余五诏的贵族,始终在南诏朝廷扮演重要角色,一如中世纪欧洲的封建社会。南诏很快就兼并了北方的兄弟部落蒙巂诏。同时为了兼并吐蕃保护下的三浪诏,自然要取得吐蕃的默许。在唐帝国派遣使节李嵩出使吐蕃的同时,皮逻阁也亲自以一国领袖的身份去拜见吐蕃赞普,吐蕃为了拉拢与南诏的关系。双方正式达成了默契。

南诏自兼并蒙巂诏后,拥有数十万部落,数万兵力。无论北方的河蛮还是其他四诏单独都绝非南诏对手,南诏采取了自南向北,由近及远,步步蚕食的方式将其各个击破。南诏很快便吞并了洱海地区的河蛮部落,紧逼依附吐蕃的三浪诏。唐帝国妄尊自大地认为南诏只是自己的尾巴国,所以放任了南诏对其余四诏发动进攻。皮逻阁在扫除了浪穹诏、邆赕诏、施浪诏等三浪诏剩余势力后,皮逻阁长子阁罗凤自愿请缨讨平了越析诏。精明的皮逻阁懂得见好就收,在扫平洱海的次年,遣使入吐蕃沟通。双方各守其土,各安其境。南诏自并五诏后,在西南地区已经无可匹敌。南诏四代诏主的深谋远虑,费尽心机的苦心经营终于取得了成效。皮逻阁决心将都城由蒙舍川搬移至太和城【今大理】。唐帝国为了拉拢南诏,也不得不形式上承认了皮逻阁在南诏的统治地位,并封其为“云南王”。但唐帝国始终没有放弃对大滇领土的野心,唐帝国的边官也对南诏充满了嫉恨,当时唐帝国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就多次派遣使者侮辱南诏王皮逻阁,为唐诏关系蒙上了一层难以抹去的阴影。

当时在南诏国的东面,仍然是爨氏土豪的统治区域。南中大姓的爨氏家族在晋朝以后,世代掌管滇东地区。唐帝国建立后,采取了对爨氏的统战战略来招抚爨区,获得了很大成功。在爨氏自治的治理下,滇东’邑落相望,牛马被野。’一片升平景象。但是,随着李隆基对滇东地区的侵略计划,滇东地区的和平很快就被破坏了。

李隆基和其宰相杨国忠曾经怂恿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在安宁城筑城,当时安宁城位于滇东通往滇西的要道,盐财富饶,为爨氏所管辖。章仇兼琼赤裸裸的虎口夺食的行径引发了爨氏的愤怒,爨氏攻破安宁城。唐帝国借机讨伐,但是在当时云南王皮逻阁的劝解下,爨氏遂与唐重新握手言和。

杨国忠的筑城计划失败后,并没有放弃对滇地的侵略计划“国忠耻云南无功”。遂另谋他图,使用了更阴险,更毒辣的措施。当时爨氏的头领是南宁郡王爨归王,而爨归王的长侄爨崇道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卑鄙小人,一心想害死叔父自立。

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爨崇道不惜卖国求荣,偷偷投靠了唐帝国,并与杨国忠勾结了起来。而当时的姚州都督李宓不仅没有调解,反而拼命怂恿爨崇道去谋害自己的叔父。在李宓的挑唆和怂恿之下,爨崇道利欲熏心,甘当为唐帝国带路的马前卒,充当唐帝国的走狗,毒害了爨归王。更令人发指的是,爨崇道为了表示对唐人的忠心,死心塌地地追随李宓,实施下一步计划,更加利令智昏,疯狂地屠杀自己的兄弟,以帮助唐帝国控制安宁城。李宓洋洋得意,自以为得计。随着阴谋的步步得逞,卖国求荣的爨崇道眼看就要加官进爵,成为唐帝国的一方流官。

对于李宓,爨崇道的疯狂行为,连当时的云南王都被迫沉默。但有一个人绝不会允许这种事情肆无忌惮的发生。她继承了滇人“尚战死,恶病亡”的传统,她鄙视忍气吞声的活法,她身上流淌了滇人的热血,并保持血亲复仇的习俗。她就是“痛缠家祸,誓复家仇”的爨归王之妻,东爨乌蛮酋长之女阿姹。

阿姹回到娘家,搬来了勇猛的乌蛮救兵,又请同样出身乌蛮的皮逻阁发兵相助。在云南王皮逻阁的支持下,唐帝国被迫承认爨归王和阿姹之子爨守懿子承父业,继承南宁州都督职位。爨崇道竹篮打水一场空。

此时云南王皮逻阁并不愿意彻底与邪恶的唐帝国彻底翻脸,他采取了折中的方式,将两个女儿分别嫁给阿姹和爨崇道儿子,要求双方和解。恶事做尽的爨崇道却恼羞成怒,公开发兵攻击阿姹母子。忍无可忍的云南王皮逻阁遂发兵击杀爨崇道及其儿子,并带回了自己的女儿。李宓自以为抓到了“南诏叛唐”的把柄,企图发兵攻击南诏,但被剑南节度使郭虚己阻止。爨区遂重新恢复和平,并决心彻底归附南诏,唐帝国官僚机关算尽一场空,白白让南诏彻底实现了不列滇的统一。但此事件却极大恶化了唐帝国与南诏的关系,双方的兵戎相见只等下一个导火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