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日 : 0|主题 : 88|排名 : 23 
查看: 1041|回复: 0

罗马人的德性|诸夏

发表于 2016-10-10 09:53:15 | 1041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制链接]

153

主题

153

帖子

695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95
发表于 2016-10-10 09: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方的古老文明都以德性论为基础,而且双方的德性观颇有共通之处。华夏的德性论成熟于西周,经过汉儒重新解释后,构成了两千年传统社会的核心价值观。西方的德性论成熟于罗马,在文艺复兴时代发扬光大。布鲁图①和加图的恢弘气度激励了华盛顿和卡尔诺,提供了马基雅维利和莎士比亚的灵感。德性通常包括三种意义,对应文明从草昧到全盛、从全盛到衰亡的三个阶段。第一种德性是指天人之间流动的神秘力量,可以通过巫术手段捕捉和利用。第二种德性是指共同体成员的政治判断力和责任感,介于理性认知和默示经验之间。第三种德性是人类普世的伦理道德,像《功过格》一样可以计量和交换。在第一阶段,原始思维仍然处在浑朴未分的状态。在最后阶段,哲人王苍白乏味的教条已经割裂了士大夫和草根的神秘循环。只有第二阶段才是文明的巅峰,共同体通过德性展现自身。
①晚期罗马共和国的一名元老院议员,组织并参与了对凯撒的谋杀。
最初,罗马人的德性产生于城邦、部族和家族的占卜。敬畏神明的古人深信不疑:诸神的意志和命运的恩惠通过飞鸟和内脏的神秘预兆展示。厚德君子就是诸神青睐、鸿运当头的贵人,一举一动都洋溢着得天独厚的虔诚、勇敢和自信。厚德是诸神的恩赐,并不取决于人的优点;所以厚德君子不一定是私生活伦理意义上的善人,不一定是公共生活意义上的爱国者。他更有可能是尤利西斯或埃涅阿斯②的类型。荷马笔下的英雄贪婪狡诈、残酷反覆,但虔诚敬神。小人德薄,体现于犹疑惶恐的举止。诸神赐给他们长期的坏运气,夺走了他们的坦荡胸怀。他们像荷马笔下的特尔特西斯一样怯懦虚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初民时代的德性观像巴特勒的《埃瑞璜》一样冷酷无情,没有什么“不以成败论英雄”的公正。他们的原则是:“不要说你的罪行是因为运气不好,因为运气不好就是你的罪行!”运气的好坏就是诸神意志的体现,没有什么道理可讲。这种观念的残余一直延续到异教世界的灭亡。凯撒在高卢发表演讲,提醒他的士兵:他凯撒的命运之好,是有目共睹的。这就足够了。士兵们消除了疑虑,死心塌地追随诸神的宠儿。
②传说中的埃涅阿斯是特洛伊王子,是爱神阿佛洛狄忒的儿子,在特洛伊陷落之后辗转来到意大利,最终成为罗马人的祖先。
祭司为共同体料理德性,犹如审计员为银行照料存款。共同体的德性积累非常丰厚,个别的失德不会立刻造成邦国的灭亡。如果塔林顿或叙拉古最终灭亡,肯定是因为长期冒犯诸神,以致耗尽了德性银行的积累。在此之前,诸神肯定已经多次降下征兆。罗马和斯巴达根据这种理论,产生了监察官这样的角色。他的任务就是整顿风俗,保证日常的德性积累,预防长期损害德性的风俗堕落。这种制度演化标志着文明的复杂程度越过了阈值,共同体本身构成了德性循环系统的中心。德性循环仍然具有神秘性,但也具有经验性。贤人能够研究征兆,预见未来。勇士能够自我牺牲,保护城邦。库尔提乌斯和老布鲁图斯牺牲自己,救国救民,构成城邦的楷模,受到一代又一代青年的崇拜和模仿。他们自己选择的厄运不再是诸神厌恶的证据,而是公共祭祀的最神圣祭品。城邦的保护神珍爱这样的祭品,超过一切盛大的祭礼。这是城邦爱国主义的黄金时代,为后人提供了难以逾越的范例。伟大作家都要一次又一次地重写古罗马的光荣,伟大民族都要从小浸淫古罗马的遗产,从莎士比亚的历史剧,到麦考莱的《古罗马之歌》。
凯撒临终时,罗马人民正好处在巅峰时代的尾声。礼失求诸野,初民时代的迷信在下层民众中仍然有一定的势力。他们怀疑:凯撒的死亡已经破坏了他的幸运,反过来证明了诸神对弑君者集团的青睐。他们自发地喊道:让他(小布鲁图斯)做凯撒!。小布鲁图斯如果善加利用,未必不能因利乘便、紫袍加身。然而,这位贤人决心把自己塑造成罗马德性的样板。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共和国,不是为了自己。他爱凯撒,超过爱任何人;然而凯撒背叛了共和国,他不得不杀凯撒。无论凯撒身上的伤口有多深,都没有他心中永远流血的伤口那样深!爱朋友还是爱祖国,这是罗马道德剧的永恒主题,在戏剧冲突中的地位不亚于中国的“忠孝不能两全”主题。小布鲁图斯知道自己的角色,所谓求仁得仁。
安东尼③登上舞台,扮演末法时代的德性解构者。他的任务不仅仅是为凯撒复仇或个人投机那么简单,他要给罗马传统除魅。他对诸神和城邦的神秘性不屑一顾,直接将德性建立在纯粹理性和功利的基础上。除此之外的一切装神弄鬼,无非就是想要从人民手中骗走他们赢得的遗产而已。小布鲁图斯到底是不是正人君子,不能由他说了算,不能由任何虚无缥缈的意识形态说了算,只能由硬邦邦的事实说了算。凯撒对小布鲁图斯多么关怀,后者自己都承认的。他怎样报答恩惠,大家现在就亲眼看到了。凯撒是不是祖国的敌人,我不好说;但他是不是人民的朋友,事实是摆在眼前。他过去怎么给人民送礼,大家想必还没有忘记吧!承蒙弑君者恩准,我再给大家念一念凯撒的遗嘱。他没有忘记在死后造福人民,要把真金白银分给大家!如果凯撒不是人民的朋友,你们到哪儿还能找到更好的朋友!布鲁图斯这样聪明的理论家知道怎样诡辩,我安东尼这样的老实人只知道摆事实。罗马的新人类不用再考虑了,立刻将这些反动的共和派赶出城去,幸福地期待凯撒党人给他们带来凯撒许诺的面包与竞技。
③凯撒最重要的军队指挥官和管理人员之一。凯撒被刺后,他与屋大维和雷必达一起组成了后三头同盟。
这就是莎士比亚笔下的罗马末人。世界的灭亡不是悲剧,而是闹剧。德性的解构犹如太阳的熄灭,黑暗要在八分钟以后才会来临。解构者自己不一定相信或在乎,自己为子孙留下怎样的命运。接下来就是《泰特斯·安特洛尼库斯》的黑暗世界。共和国的不肖子孙为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将虚无缥缈的权利卖给了僭主的不肖子孙。不识时务的旧道德和旧虔诚在习惯马基雅维利主义的新新人类中灭亡。蛮族的暴风雨在腐朽的文明世界天际冉冉升起。他们像早年愚昧的罗马人一样,虔信神明,在共同体内相互信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