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日 : 0|主题 : 56|排名 : 29 
查看: 991|回复: 1

中国侵略者和国际恐怖组织瓜分巴蜀的阴谋

发表于 2016-10-28 22:45:30 | 9911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285

主题

291

帖子

133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33
发表于 2016-10-3 06: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代表红四方面军同孙蔚如谈判的经过 徐以新
一九三三年春,在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过程中,红四方面军曾与杨虎城 十七路军达成互不侵犯、共同反蒋的协议。这对川陕苏区的巩固和发展起了 积极的作用,这在当时提供了一条与地方军实力派建立统一战线的重要经 验。我当时任川陕军委参谋主任,受川陕军委与四方面军总部的委派,亲身 参加了对十七路军孙蔚如(系十六路军三十八军军长)部的谈判工作。
一九三二年十月下旬,红四方面军主力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向西北转 移,于十二月上旬在陕南城固渡过汉水,到达汉中盆地。汉中地区比较富庶, 它南临大巴山,北依秦岭,中间有汉水穿过。在这个地区,我党有一定的工 作基础。但该区地形比较狭窄,回旋余地较小,不利于大部队活动。当时我 们己得悉四川军阀正在混战,四川内地长期有党的工作,川北山地便利打游 击战争,于是决定入川。
  大约在十二月中旬,我们全军经过三昼夜艰难行军,越过冰雪覆盖的大
巴山,到达川北通江地区。由于我们人川行动神速,敌人不及防御,通江县
城很快就被我们占领,田颂尧驻守在这里的部队也被赶跑了。
之后,我们相继占领了通江、南江、巴中等县,在川北取得了立足之地。 大约在一九三三年二月中旬,田颂尧组织了三、四十个团分左、中、右三路 围攻我们。我们采取部队收缩、收紧阵地、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放弃了通 江、南江、巴中三个县城,将部队撤到通江以北大约方圆一、二百里的地区 内,以将敌之战线拉长,待机消灭他们。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四方面军开始 了对杨虎城十七路军的统战工作。
  我们和杨虎城的部队,过去没有正式打过交道,只是在我们转入川陕的
路上,到蓝田附近的子午镇时曾经遭遇了一下,结果他们吃了亏。我军在川
陕立足之后,十七路军沿大巴山脉东起镇巴,西至宁强约五、六百里的战线
上,部署兵力,对我军北面一线进行封锁。
杨虎城将军虽为地方实力派的代表,但他具有民主主义思想和爱国热 忱,早年参加过辛亥革命和北伐战争,曾与我党有过交往。“九·一八”事 变后,国上沦丧,杨虎城将军对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深为 不满,要求抗日,但蒋介石对他的抗日要求怀有忌恨,因之变本加厉地玩弄 排除异己的手腕,将杨部十七路军推上剿共战场。
就在我四方面军进入川陕地区后,蒋介石一面急令十七路车孙蔚如部在 陕南,刘湘、田颂尧等部在四川,形成对四方面军的包围并进行围攻;一面 却派其嫡系胡宗南部进驻陇南天水。部署在十七路军之侧背,以图对陕甘宁 杂牌部队进行监视。其用心在于使杨与红军两败俱伤,而他坐收“渔翁之利”。 蒋介石的反动政策加剧了他与地方实力派之间的矛盾。一九三三年四月间, 当胡宗南部队在陇南完成部署后,这种矛盾已经表面化了。杨虎城将军为摆 脱蒋介石步步进逼下的窘况,保住自己的实力,并最终把胡宗南部挤出陕南, 同时也怕红军向陕西发展。便不得不寻求与红四方面军合作的途径。这是与 西北军建立统一战线的好机会。
  一九三三年一月十六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和工农红军革命军事
委员会,以主席毛洋东和朱德的名义发表宣言,宣布工农红军“准备在立即
停止进攻红色区域、保障人民民主仅利、武装人民”三个条件下,同国内任 何武装部队订立停战协定,以共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在这种情况下, 我党对十七路军的地下秘密工作加紧进行。当时杨虎城的部队中有不少共产 党员,工作有相当的基础。武志平同志就是根据党的指示,利用自己的公开 身份(武为杨的三十八军孙蔚如部少校参谋),做争取杨虎城与四方面军建 立联系工作的。
  经过武志平同志的工作,通过爱国民主人士杜斌丞先生的疏通配合,终
于使杨确定了与红四方面军进行友好联络的决心,派出代表武志平跟我们商
谈。
大约在一九三三年五月中旬,武志平同志以三十八军高级参谋的身份(他 的秘密党员身份一直未公开),从汉中出发,来到当时四方面军总部的驻地 川北苦草坝,会见了四方面军的负责同志傅钟、曾中生等。张国焘也和武谈 过几次。四方面军总部和川陕军委研究,认为既然十七路军主动来和我们建 立联系,这不论从战略上还是从整个川陕根据地发展考虑,都是有利的,也 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一方面,在川北根据地的后方,翻过大巴山便是汉中, 是杨虎城十七路军控制的地区,如果能和他们打通关系,就可解除我们的后 顾之忧,集中全力向四川发展。另一方面,敌人对我们封锁的很厉害,我们 急需打开通路与外面发生联系。当时临时中央已进入中央革命根据地,我们 希望能与留在上海的机关取得联系,请他们给我们派一些干部并在工作上给 予协助。同时,希望能解决部队物资上的困难。因此军委确定和十六路军建 立联系。
经向武志平同志了解,得知上述问题,杨虎城将军基本上都可以协助。 武志平来时就带来了若干军用地图,这在当时是很珍贵的。于是军委决定由 我作为四方面军的代表,到汉中与三十八军军长孙蔚如进行谈判,并对谈判 方针规定了三点:一、了解对方意图;二、了解杨虎城十七路军内部的情况; 三、尽可能在杨虎城、孙蔚如内部找到可以争取的人。这些问题由于徐向前 同志当时在前方指挥战斗,主要是由张国焘、陈昌浩,曾中生和我等几个人 在苦草坝的总部商讨决定的。
在我和武志平同志起程前,红四方面军在空山坝一举粉碎了田颂尧三路 围攻之左路纵队的进攻,全歼敌七个团,击溃六个团,使敌左纵队全线崩溃, 敌之中央纵队、右纵队亦纷纷败退。空山坝大捷使敌人对川陕苏区的四个多 月的围攻遭到破产。我们红军刚刚进川几个月,而且一路上打了许多恶仗, 部队是很疲劳的,结果一下于把四川军阀消灭了这么多,这个胜利是敌人预 料不到的,把四川、陕西之敌都震动了。
  大约在一九三三年五月底,我和武志平从四方面军总部苦草坝出发,经
新场坝到达碑坝,也就是靠近巴山南部赤白交界的地方。那里有我们一个师
的部队驻守。我和武志平在碑坝化装成老百姓继续前行,穿过约有七、八里
路程的无人区,进入孙蔚如的防地,然后到达汉中。
杨虎城授权孙蔚如为谈判的全仅代表,并派自己的秘书王宗山(属于 C·C·系,曾给孙中山当过秘书)参加谈判,协助孙蔚如工作。我们到达汉 中的翌日,我便与孙进行了第一次接谈。孙蔚如摆开很大场面,并向我提了 一些问题摸底,所以一开始便问:“你们红军到四川来是干什么?是长驻还 是路过?如果长驻是否能站得住?”而且他特别流露出想知道红军对陕西的 意图和对十七路军的态度。我说:这次你们代表有许多情况都亲自看见了,
红军完全可以在川北站住脚,我们的军队来自人民,为人民谋利益,川北的 人民同样是相信我们的,会尽最大力量支持我们,所以我们能克服各种艰难 险阻,粉碎敌人的围攻,发展根据地,壮大我们的军队。这次红军在空山坝 的大捷,想你们已经得知,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敌人围攻的兵力比我们 多三、四倍,有三十多个团,结果全部垮了,我们的脚跟就站稳了。我又说: 我们中央政府和军委已经发表了“一·一七”宣言,只要你们遵守宣言提出 的三项条件,我们愿意与你们保持友好的关系。我们可以巴山为界,你不过 来,我们也不过去,互不侵犯。
  对我上面所讲的话,孙蔚如表示相信和满意。
随后,他又谈到胡宗南的部队跟随红军到了西北,对他们地方军不怀好 意,言谈中涉及到蒋介石对地方部队的排斥和矛盾等。我知道他是要了解我 们对蒋介石的态度,摸我们对胡宗南采取什么政策。于是我说:“九·一八” 事变后,蒋介石不顾民族利益,仍然坚持其“剿共”政策,数次对我各革命 根据地进行疯狂“围剿”,坚持与我们为敌。我们是随时准备粉碎其进攻的。 胡宗南从鄂豫皖一直跟在我们的屁股后面,现在他来进攻,我们就坚决打。 你们能配合当然很好;不配合让路也可以;不配合不让路只要不帮助胡亦可。 孙当时表示希望我们打胡宗南,他的部队可以配合,并提出可以给我们一些 帮助。
  总的来看,孙蔚如的态度开始还是比较积极的。他主要是希望我们不要
向陕西方面发展,同时能把胡宗南赶出西北地区。在这个原则下,他同意双
方建立一条可以经常来往的交通线,并愿对我们提供物资。他们还将胡宗南
部的一些调动情况告诉了我,给了我一部分军用地图。在这之后,我们又正
式谈了一次,向他们交待了共产党、红军的政策,以加深彼此之间的了解。
他们亦表示希望尽快和我们把关系确定下来。
  这样,我第一次出使汉中算是取得了比较满意的结果。我在汉中约停留
了四、五天的时间,于六月上旬与武志平一同返回苏区,并带了我们购置的
二十余担物资。这时我们已经彻底粉碎了田颂尧的三路围攻,通、南、巴三
个县城都已收复,因此总部已搬到新场坝。
回到总部后,军委立即召开会议,由我将汉中谈判的情况作了详细汇报。 军委在分析了有关情况后,认为应该立即把与杨虎城的关系确定下来,订立 互不侵犯的停战协定,基本上同意他们提出的方案,并决定对他们内部的情 况作进一步了解,在汉中建立交通站,立即开辟交通线。军委决定我准备第 二次出使汉中。
  约在六月下旬,我第二次去汉中。在碑坝同武志平同志汇合。武已在这
一段时间内初步建成了联络点。
  我这次去,孙蔚如很高兴,大摆宴席,把他们的亲信人找来了,和我见
了面。孙说:你们四方面军能够这样和我们友好相处,我们陕西今后一个时
期大概可以安宁了吧!我们双方的谈判,一开始就谈到实质性的问题。经商
订确定:第一,双方互不侵犯;第二,配合打胡宗南;第三,我们可以设立
交通线,他们可给我们提供一定的物资。另外对联络办法也作了具体规定:
由武志平在赤白边界地带设立一个联络点,并由他在那里全仅负贡等。
  此外,孙蔚如又谈了蒋介石在西北的一些具体部署和安排。在谈话中孙
又流露出希望我们很快把胡宗南搞掉的心情。这种心情我们可以理解。胡宗
南在天水有两三万人,自然杨虎城深深感到这是一个祸害,所以迫切需要联
合起来把他赶走。
  因为我还想再了解一些他们部队的情况,于是便通过武志平,找了一些
在他们部队中思想倾向进步的中下级军官,大约十几个人,召开了一个小型
座谈会。他们提出了许多问题,如红军的政策及红军内部的有关情况等等。
我都一一做了回答。通过接触,我感到十七路军中不少人对蒋介石的反共政
策不满,对红军是同情的,特别是由于红军进入四川后,蒋介石玩弄排斥异
己的阴谋手段,更促使他们向红军靠拢。当然以后得知,在与我接触过的人
中,有些就是秘密党员。
  我第二次在汉中大约停留了七、八天,采购了不少物资,记得装了许多
桃子。这批物资是由我们带到武志乎在赤白交界处建立的交通站,然后我们
派部队来接收的。从此以后,这条交通线就正式使用了。
  我第二次返回总部后,军委再次召开会议,听取汇报。我把订立互不侵
犯协定的内容及具体建立交通线的情况向与会同志作了介绍。军委认为今后
应利用这条线加强对外往来,搞物资进来,亦应通过孙蔚如的关系,交换情
报,以便掌握敌情。当时确定我们后勤部门的同志,直接与武志平联系,确
保这条线路的畅通。这条线就是从西安到汉中,然后进入根据地。潘自力等
同志都是通过这条线进来的,廖承志大概也是这条线进来的。大批同志进入
苏区,带来了党的信息,增加了我们的力量。另外,在传送物资方面,在互
通情报方面,这条交通线也起了重要作用。这样,就打破了蒋介石企图把我
们包围封闭在川北地区然后加以消灭的妄想,使我们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从战略意义上讲,由于有了一个互不侵犯协定,使川陕根据地不致腹背 同时受敌,巴山后方减少后顾之忧,我们便可集中力量对付四川军阀的围攻。 尤其是我们在四川刚刚站稳脚跟的开创时期,这一点显得更为重要。
  (选自一九八七年七月中共陕西省委党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川陕革命根
                      据地陕南苏区》〈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0

主题

21

帖子

21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15
发表于 2016-10-28 22: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恐怖分子渗透太厉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