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日 : 0|主题 : 19|排名 : 37 
查看: 2492|回复: 0

刘仲敬:郝登榜:第一輪雙語教育在六城地區——《你的...

发表于 2016-9-11 11:18:48 | 2492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制链接]

86

主题

93

帖子

72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20
发表于 2016-9-11 11: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之地理新疆,乾隆間平準、回之際,割為五部。其一,金山(阿爾泰)區,向為漠北蒙古(喀爾喀)巢穴,科布多辦事大臣領之,諸王皆襲世爵,愛新覺羅皇族、達賴之下,億兆之上,清室最親密最可信盟友。其二,吉木薩-古城東道,順康內屬,列為郡縣,隸陜甘行省,制同十八行省,漢民多有家世五百年者。其三,漠西蒙古,即準部核心區,帳于伊利水,康雍乾三朝數敗清師,賴喀爾喀之力,乘其內亂而取之,各部受王爵朝熱河如喀爾喀蒙古,然已有政協意味,不甚信之,伊犁將軍鎮之(對照外蒙不駐兵,蒙古騎士即皇室親兵),今天山北路及南路巴州(孔雀河流域)地界。其四,六城地區,纏回(維吾爾前身)核心區,喀什隱為首邑,諸伯克(縣主)分治,制同苗瑤土司,置辦事大臣于阿克蘇鎮之。其五,哈密飛地,懸于漢土郡縣之內,土官以引清兵受王爵,蒙古之外伊斯蘭教徒僅此一例,雖浩罕可汗不過受伯克職而已。一區即外蒙一部,二區即內地十八省一部,三區略同內蒙、青海,半省半藩。四、五區地位最低,視同荒服,申述不過至阿克蘇辦事大臣。因俗而治,自鑄普爾銅幣,用阿、察文。同、光大亂,四區(六城)入哲德沙爾國,稱藩于奧斯曼帝國,兵勢及于三區之迪化、古牧地(今米泉)。塔蘭其(準部強征纏回農戶代耕,以貴族騎士知戰斗不知勞作,蔑為“莊戶人”)流范農奴叛據伊寧,俄人滅之,稱代清守邊。徐學功以漢人民團據綏來(亦三區漠西蒙古地)。伊犁將軍退據塔城,依俄而守(亦三區漠西蒙古地)。一區(金山喀爾喀漠北蒙古)、二區甘省觸角、五區哈密土官仍守舊制,迎左相湘軍。左軍收六城,編徐部民團為一總兵,曾侯復伊犁。李相乃據龔定庵議,建新疆行省,憂其民戶不足,二三四五區皆割而益其地,置巡撫于迪化,提督于阿克蘇,除哈密王以忠悃留任外,諸伯克皆罷,改土歸流,制同郡縣。伊犁將軍僅轄伊塔二鎮邊兵,不復為重。左侯入閣,劉錦棠以老湘營撫新,大興漢化、儒學,纏回習四書,作八股者,金俊卿、郝登榜是也,東干從之尤眾,似有重演陶淵明元好問故事之意。然則儒學既衰于漢土,更無能于安西。辛亥軍興,外蒙獨立,獨一區(阿山)一隅為民國守,孤懸不能自立,改阿山道,新督楊增新兼領,民國二年并入新省,伊犁新軍并入省軍,除哈密外,全省郡縣,疆界同于今日。20年代,泛突民族主義興,代儒化教育為主流,改纏回為維吾爾,民族沖突漸興。金樹仁廢哈密王,全盤郡縣化完工。王府策士堯樂博斯乞援于寧海軍馬仲英,盛世才借蘇軍定亂。此后親蘇左派勢大,及國府罷盛,儒化纏回(赫登榜)、泛突民族黨人(堯樂博斯、麥斯武德、艾敏)皆畏蘇聯之強,寧取國府為兩害之輕,形成極不自然之反分裂聯盟。民國三十三年十一月十日,蘇軍屠伊寧,次年一月三十一日,全殲邊軍預七師,七月二十九日破額敏,八月二十二日破和豐,九月三日破精河,九月五日破烏蘇,殲華軍萬余,割綏來以西地建“東突共和國”。國府無力拒之,以政治團結以夷制夷手段,用麥斯武德為監察使、省主席,艾敏為副主席,堯樂博斯守哈密,郝登榜收和田。陶峙岳倒戈,蘇聯原以“東突共和國”為交換外蒙籌碼,不擬引發中亞獨立運動,乃犧牲東突為中蘇聯盟賀。東突殘痕存者,即伊犁州行政級別畸高。堯樂博斯不信降約,走死臺北,郝登榜信約,以反革命誅殺。儒化、泛突化皆禁絕,代之以蘇式民族化,文字凡兩易。1997西北路爆炸,省府以三十年罕有之斯托雷平式操作,罷伊犁州,紅藍頂戴,遍地雞毛。此后懷柔道盡,民文虛置,雙語厲行,繼郝登榜而為郝登榜者,不知幾何,其命運如何,耐人尋味。

2009-02-12 15:04:12 数卷残编
西域歷史創口縫合線,西起伊寧,南走及天山,依山東行度坂入南路,繞博湖、孔雀河而北,復及天山東脈,吐魯番北界,以緯線東抵關門。北系匈奴-蒙古-游牧騎士-藏傳佛教區,南為西域-六城-伊斯蘭教區,北有制南之勢。王綱解紐,鮮血長流,皆在縫合線上。

2009-02-12 15:42:43 旁观者饱受折磨
其维族知识分子,独立与排汉意识究竟强到何种程度?

2009-02-12 15:45:46 数卷残编
難言,民族定位未遂~

2009-02-12 21:41:34 加文
透彻。伊犁地区伊犁州行政級別建国后凡几易,可否详解?

2009-02-13 15:02:27 数卷残编
初,合紅、白、突、俄四軍為一,置新疆軍區于迪化(多紅、白舊部),伊犁軍區于伊、塔(多突、俄舊部,官長、技術骨干皆俄產),烏斯滿、堯樂博斯、寧海軍(精河喪師,邊軍已盡,迪化空城耳。蘇軍陸、空并進,蔣中正令馬步芳星夜援新,馬部入聲城,人心始定)皆不降,蘇軍以空軍助戰,次第敗亡。繼而裁軍歸農,見機者棄官走巴基斯坦,留者先后淪為長期運動員。此刻伊寧軍區自若,要員持蘇僑證(實亦多為俄產),行同加盟共和國,石河子(綏來)如前敵(是以兵團總部鎮此,守迪化西門)。1955自治區成立,雖三區(東突共和國舊地)皆設自治州,仍合三自治州為一超級自治州,皆用易幟舊人以安其心。各省一切州、自治州、地區、專員公署行政級別相等,不得彼此統屬,獨“超級州”能統三州,與省(區)府并立,其要員皆雙重國籍。毛、赫交惡,三州將帥(俄人)先走,文臣萬姓隨之,十室九空,兵團攝其后據其地,人口結構大變。此后“超級州”“臺灣省政府化”,淪為政協式機構,然盡用民族,猶有安撫之意,其下屬小州始有職權。胡趙政府好行懷柔,小惠如雨,多樹官職、津貼,頗有礙于行政合理化市場高效化。1997烏市伊寧同期舉事,斯托雷平式“執行力改革派”揚眉吐氣,大顯身手,非但“超級州”掃除,一切“政協式”閑員皆有禍從天降之感,頂戴如三秋黃葉,遍布街頭。以其行動之麻利徹底,極可能早有預案,所待無非適當借口而已。西域經濟起飛及社會性大屠殺以此為元年。

2009-02-13 15:12:29 数卷残编
東突共和國方面,初舉吐烈為共和國總統,此公有舊派泛突民族黨人色彩,堅持獨立,然以兵皆俄人,無能為也。蘇聯忌民族獨立波及自身,僅欲以東突敲詐國府,以庫爾德、阿塞拜疆敲詐伊朗國王,不擬真令其獨立成功吸引本國少數民族。吐烈旋罷,以阿合買提江繼之,年少無人望便于控制,接收合并協議,而后領導層適時集體死于蘇聯飛機事故,留俄籍軍官執行合并協議。

2009-04-26 21:39:51 破碎虚空
王力雄思维孱弱。

2009-04-27 19:38:32 破碎虚空
今伊犁大臣位列军机,亦无奈之举也。

目前政策较王力雄所述更为荒谬,极可能出于“鸡毛信”之类革命文学读者之手。奥运警戒,孕妇衰翁点入役籍充巡查员,所欠仅“儿童团查路条”一项,啼笑皆非。而自官方统计,显已纳入“全民反恐成功经验”,近来有大举推广,列为永制之意。可见社会中坚真实水平,往往劣于人类最恶毒想象。可以肯定一切民族一切社会集团无一满意,真有不求成功但求唱乱之意,以数千万金收买西南山地部族及贩毒组织,责其以走私鸦片同一步骤走私武器,将成胡志明小道不解之局,西南四州必无偃眠,用兵五十万亦难锁边。幸而流亡团体空负虚名,九成皆文人清谈社,从未超出业余水平,同时受列强、中亚各国压制,游击消耗必备之外援、财源、庇护所皆不存在。除非中美开衅,以致阿拉伯劳伦斯式“发动敌人的敌人”有急迫必要,所谓“东突”“反华势力颠覆”不过便于边吏邀功之心。目前宗教迫害其实不以久已驯化伊斯兰主流教团为重,所指乃向新生基督教会,后者吸引穆民汉民之势,有增无已。新区官方蓝皮书显示其余教派增长人数类同人口自然增长,唯有非官方基督教会跨民族锐升,急需加强管理。此类教会草根性强,水准极低,不能吸引文人(文人即使失意,仍如范进,有若干既得利益难舍),其难制正以是。乐观估计,或可如韩国、台湾草根教会,发挥种子作用。其余因素,无一可视为乐观,政商合一开发正席卷而过,新城以军公教为居民拔地而起,老城衰弊、民气低迷,青年以酒精白粉自毙,刍狗旧教,日日斗殴(有外来汉民受害者,更增疑忌),艾滋病年增四成(新疆日报数据),有明显种族差异,维族居八至九成(人口四至五成),巴楚西望,无往而非高危地带,伊宁乌市早已越过百分之一死线,官民束手忌口而已。以现有官方数据计算,增长速度不变,抵达全区人口百分之百不出二十七年。相形之下,原教旨主义者虽偏执残暴,其有志有守,立身持正,尚属佳品。农村干部日益并入公务员体系,行政合理化反而加强向上集权,更少自治意味。小吏以商为务,视农户为傀儡白痴,组织、改建房舍、种植指定经济作物、东下打工、卖地从商,千奇百怪,以致传统耕作技术一文不值,社会组织日益简化为接近原子化赤裸劳动力。此类简并化社会生态最少低抗力,国际市场稍有波动,埃及棉灾、巴西咖啡灾难免重现。以历史经验,依赖矿产丰富、重点经济作物,无不自据下流绝地。百年孤独中,马孔多小城开发热过后自趋灭绝,或将为多数矿城、经济作物区宿命。隐祸齐发之日,责任人早已卷厚资归养他乡,遗各路残民相互指责对方为祸首。
  
清人用东干人为吏极少贪腐,满汉官吏则臭名昭著。能够通儒学与伊斯兰文化唯有东干人,明清皆有名儒,类似宋代犹太举人,左相刘抚兴西域儒学,东干人所居比例远在其人口比例之上。即使伊斯兰经学亦回民主导,正统门宦无论维、哈,皆视陕甘为北斗,背之者多有野狐恶名,德望不足。塔塔尔即鞑靼,以克里米亚为文化中心,叶卡捷琳娜亡其国而因其俗,相安无事。英法土塞瓦斯托波尔之役,俄人自尊大损,而后有亚历山大变法。克里米亚鞑靼人当要冲,颇受私通土耳其嫌疑,大受迫害,流亡者众,余者受激之下,乃兴新文化运动。适当拿破仑三世经略近东,推广法兰西文化软力量,鞑靼独受其惠。伊斯兰各族尚在黑屋之中,中亚各族茹毛饮血,而鞑靼人已有文艺复兴、语言自觉、世俗民族主义,青年土耳其党亦受其影响。民族自觉强而人口不足,最易受害。俄罗斯自尼古拉超民族帝国转向斯托雷平大俄罗斯主义,克里米亚数受洗荡,残民奔中亚者众,以文化落差,自动成为“西欧精神携带者”。民初,杨增新厉行愚民政策,以“迷信阿訇,是其愚处,也是好处”,世俗民族主义播种者,即人不满万之塔塔尔(鞑靼)人,20年代文艺复兴(及民族自觉萌发),先驱新青年多出自与塔塔尔-俄罗斯接触之极少数。
  
王书近于调研报告,不及天葬慎密。穆合塔尔指控政府侵权,无不有实。而论及故史,未免粗疏。中亚种族历史复杂性冠于全球,种族文化多次洗牌,缺少联续性。历史地理至少可分三区:南路农商城邦,汉之西域、喀喇汗故土。北路草地走廊:汉之匈奴小王牧地,如呼衍王采邑,以金山隔绝,可以不赖蒙古高原本部而自立有余,奴役南路民族。窦宪破北单于,而天山诸王仍能锁玉门,逐耿恭。唐之西突厥、清之准部重演同一剧本。金山一路及伊利水为中亚核心,漠北列强发源地,水土最佳,贤于鲜卑利亚北海(贝加尔)区,民国二年以前从未归属西域(库伦独立而官军守承化寺不降,迪化新军赴援,蒙军败北,袁政府设阿山道,杨督增新兼领,旋入新省),一向属于盘踞漠北之政权。不能夷平此地,中原北伐即如抽刀断水。三区种族文化从未重合,大体金山伊利区纯系游牧骑士,无国家;北路为游牧骑士直接统治国家;南路为北路政权臣隶,如汉事满,兼具文明及奴性。前清之政,北路蒙藩(佛徒)皆列王爵,南路伯克(穆民)位尊不过县主,哈密贝子已属孤例特恩(卖本族为清军前驱,如吴三桂)。即哈萨克各部亦以边功分蒙古待遇。至今哈、蒙自治州地广居新四成,族众不过州内一成,即贵族统治阶级法统之遗。南路农商民族有顺民文化(含义和团文化),百回不敌一蒙,虽流亡者山头混乱,缺少自治能力,绝似汉人。哈、蒙二族有封建自由遗产,较擅自治,而人口地缘形势,如南非白人。东干塔塔尔为西域犹太人,各民族教育者,最受四面攻击,全无保护,而最不可少。汉民非但兵团,凡“条条单位”(如地质部下属)无不有飞地之实,级别高于地方,实同特区,自有独立司法教育体系)唯北京可以节制。此类形势,难以建立单族民国,适于旁遮普式多向多元种族灭绝战争。因而北廷瓦解,西藏可为外蒙之续不生大乱,新疆有次级民族衍生分裂链式反应形势,就法统、势力而言,势必产生两位数以上独立政权,维族不可能独据遗产,斗争不仅在官民之间,维汉之间,且将在农族牧族之间,民族商族之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