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日 : 0|主题 : 10|排名 : 38 
查看: 973|回复: 0

舍身为诸夏:宋隆济、奢节反元大起义

发表于 2016-6-7 17:55:42 | 973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制链接]

7

主题

14

帖子

12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8
发表于 2016-6-7 17: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夜路撒冷 于 2016-6-7 17:57 编辑

公元一三零一年,元朝大德五年,水东、水西的两位土司——宋隆济、奢节——率领族人击败从五省征发而来的元军精锐士兵数万余人,西南震动、海内骚然。这次抵抗是元朝中期规模最大的武装反元起义,直接挫败了元军的对外侵略,为诸夏书写了可歌可泣的反抗大一统帝国侵略的史诗。

故事的剧本依然是从诸夏遗民反抗大一统帝国的侵略开始的:公元一二六零年(宋景定元年),蒙古军队大举攻入夜郎境内,经过十余年时间才扑灭夜郎境内的反元势力,其中最为坚决反抗的地区在元史记录中被称为“亦奚不薛”,又写作“亦乞不薛”、“也可不薛”或者“一奚卜薛”等等。在《大定府志》中明确提到:“亦奚不薛,水西也。”彝族的语言里“亦奚”意为江水,“不薛”则为西方;“亦奚不薛”位于今天贵州鸭池河以西的黔西北一带。夜郎的水西土司和播州土司是势力最为强大的两个土司政权,但是当时播州土司为了保全境内百姓而率先降服元朝,因此水西土司担负起了反抗大一统帝国的重任。




水西古城

从公元一二七七年(至元十四年)到一二八二年(至元十九年),亦奚不薛(水西)被记载的反抗就达到四次:
《元史·爱鲁传》:“至元十四年也可不薛叛, 以兵二千讨平之”;
《元史·本纪》:至元十六年六月癸巳, 云南都元帅爱鲁、纳速拉丁招降西南诸国,爱鲁将兵分定亦乞不薛”;
《元史·本纪》:“亦奚不薛不禀, 辄以职授其从子, 无人臣礼……”,“至元十七年十月丁丑, 湖广兵万人伐亦奚不薛”;
公元一二八二年〔至元十九年),亦蛮不薛复叛,元帝国从云南、四川、湖南诸省调集兵力联合进军,再次镇压了亦奚不薛(水西)的反抗。这次镇压元帝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夜郎人民也没有完全屈服,更大的反抗在默默酝酿当中。

水西地区被短暂制服以后,元帝国自以为已经扫清了通往西南地区的道路,于是兵锋直逼缅甸、安南、交趾和占城地区。从至元十四年(公元一二七七年)开始,元帝国就发起了对缅甸的侵略,由云南诸路宣慰使纳速剌丁率领的先锋部队在征服了缅甸的部分城寨后极力夸大战功,并且向元世祖建议发动更大规模的战争;元世祖下令哈剌章和阿里海牙等所属的六万士卒继续征缅,又在至元十八年(公元一二八一年)命药剌海从四川方面集合万余人进行支援,次年二月在夜郎境内的播州、水西、思州等地征调“诸蛮夷军”辅助作战。除了缅甸以外,元帝国还频频发动对安南、交趾和占城的战争,战况相当惨烈。




缅甸

元帝国对西南地区的疯狂侵略既压迫了诸夏人民,也快速消耗了自身的实力。公元一二八六年(至元二十三年),湖广行省大臣线哥上书声称:“今用兵交趾,分本省戍兵二万八千七百人,期以七月悉会静江。今已发精锐启行,余万七千八百人,皆羸病、屯田军,不可用。”(《元史》卷十四《世祖本纪十一》,第290页),“本省镇戍凡七十余所,连岁征战,士卒精锐者罢于外,所存者皆老弱,每一城邑,多不过二百人。恐奸人得以窥伺虚实。”(《元史》卷二九零《外夷三·缅》,第4646页)轰轰烈烈的宋隆济、奢节大起义就在这个前提下爆发了。


“宁死不往,虽就砦见杀可也”
早在公元一二九六年,八百媳妇国(今泰国北部的清迈地区)反抗元帝国的侵略,并且和大小车里国(今西双版纳及缅甸中部地区)相互攻打,元朝数次派使者前去要求其臣服于己,未果。公元一三零零年(元大德四年),荆湖、占城行省左丞刘深提议出兵进攻八百媳妇国,中书右丞相完泽趁机鼓动元成宗,说:“江南之地尽世祖所取,陛下不兴此役,则无功可见于后世。”(《元史·列传·卷四十三》)于是元廷下令由刘深统率湖广、云南兵两万余人征讨八百媳妇国。这支帝国军队一进入夜郎境内,就点燃了诸夏世界的熊熊怒火。

刘深在行军的过程中肆意征调人夫,凡是被拉夫的人不管体格强弱、年龄大小,一律背负八斗以上的粮食随军,违令者轻则拳打脚踢,重则鞭笞,因此民夫伤亡过半(“驱民转粟饷军,谿谷之间,不容舟车,必负担以达,一夫致粟八斗,率数人佐之,凡数十日乃至,由是民死者亦数十万,中外骚然。”,《元史·董士选传》)。一三零一年五月,刘深的军队抵达夜郎雍真一带,立刻开始执行臭名昭著的《括马法》,强行掠夺马匹;同时下令雍真、乖西等地土司摊派丁夫;当元帝国的官印文书被送到土司城寨时,所有人都愤恨不已,这时的贵州雍真葛蛮安抚司土官宋隆济对苗人和仡佬人说道,“今日官兵准备把我们的族人髨发印面,送入军中三、四年也不能回来,说不定还要葬身异乡。”周围的土民鼓噪起来,问道:“那我们该如何是好?”宋隆济斩钉截铁地说:“宁死不往,虽就砦见杀可也!”面对宋隆济的怒火,手握实权的贵州雍真总管府达鲁花赤也里干轻蔑地对宋隆济说:“然则起尔宋氏尽行。”(“既然如此就发配你们宋氏全族随军。”)此言一出,随即点燃了夜郎人民的滔天怒火。




宋隆济起兵抗元

连破杨黄寨、顺元城
公元一三零一年六月十七日,宋隆济在雍真发动起义,达鲁花赤也里干逃入雍真总管府驻地杨黄寨,宋隆济率领五百余人进入杨黄寨叫阵也里干。宋隆济带领族人抗暴的壮举传遍了夜郎境内,紫江苗民闻讯后迅速组织了四千人的队伍支援宋隆济,这样一来义军声势骤增,开始强行冲击杨黄寨。第三天三更时分,义军战士怀揣必死的决心,依靠绳索吊入院墙内与卫兵交战然后打开大门,门外等候多时的大队人马一拥而入,全歼守军。除了也里干一人逃脱外,其妻子和家奴尽数被戮。杨黄寨被攻破的消息扩散之后,龙骨长官阿都麻杀生祭鬼,誓众响应宋隆济;底窝总管龙郎也带着族人加入起义队伍……七月二十七日,起义军开始攻打顺元城(贵阳),周围百姓皆箪食壶浆迎接宋隆济的到来,甚至取出家里门板助义军攻城。不久顺元城被攻破,贵州知州张怀德在逃跑的路上被逮捕,旋即被愤怒的士兵处死。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宋隆济的队伍就控制了北至播州(今遵义)、南至新添(今贵定)的广大地区,各个长期被帝国压榨的民族群起响应宋隆济的义行,喊出了“官拘壮士,黥面髨发充军,或杀虏我家亦不可知,宁死不离此土,各负长刀赴难”的口号。

面对雍真的反抗,元帝国立刻联络水西土司,要求水西出“黄金三千两、马三千匹”参与作战。此时水西的首领是一位伟大的夜郎女性——奢节,面对元帝国的威逼利诱她毅然率领全族反叛帝国,在她的带领下水西、水东同时起义。宋隆济、奢节起义后,湖广、四川、云南三省少数民族纷纷效仿,尤其是彝族地区的乌撒、乌蒙、东川、芒部、马湖及定武、威楚、曲靖、仁德、普安、临安、广西各地皆叛。




水西妇女

夜郎轻骑对抗蒙古铁骑
夜郎处于云贵高原,地表崎岖、多山岭沟壑,因此居民多结寨而据;寨子的数目十分庞大,如同城堡一般可作军事用途。平时一族之人分居各寨,遇到战争则举寨出兵。这些寨子大多建在地形有利的位置,夜郎先民们就是凭借这些优势对抗大一统帝国的野蛮侵略;早在元世祖忽必烈灭大理期间,蒙古人就见识到了寨子的厉害:蒙元的先锋大将兀良合台就碰到了土酋高氏的半空和寨,“依山枕江,下临天地,穴石引水,牢未可拔”,兀良合台“亲率精锐前薄,越七日,寨破,剿杀无噍类。”残忍的帝国军队遇到此类坚固城寨,甚至不得已动用“回回炮”(“先绝其汲道……率精锐立炮攻之”,《元史》卷一二一,《速不台传》第2979页)。

另外夜郎地区长期出产良马,早在南宋时期夜郎就长期为南宋政权提供了数量多、质量高的马匹。周去非的《岭外代答》中说道:“产马之国,曰大理、自杞、特磨道、罗殿、毗那、罗孔、滕蕃等,每岁冬以马叩关。”元朝在全国设立的十四处大型的养马场,水西即为其中一处,因此元帝国前去“平乱”的将军刘国杰在面对宋隆济、奢节的反抗时就分析,“公谓蛮恃土产马,谓北马不能险。”(许有壬,《至正集》卷四十八《刘平章神道碑》第248页)因此夜郎人民的轻骑兵,在保卫乡土的战役当中与横行欧亚的蒙古铁骑展开了正面交锋。




夜郎龙里草场

花苗、牛场大捷
一三零一年六月,刘深不知道贵州知州张怀德已被处死,继续率军两万余人向贵阳方面开进,在途经一座山谷时首尾被堵住,刹那间箭矢齐下、杀声四起,元军立刻溃逃;宋隆济果断率领骑兵冲击元廷溃军,刘深“计穷势蹙,仓皇退走……深弃众奔逃,仅以身免,丧师十八九,弃地千余里。”(《元史·陈天祥传》)同年八月,云南平章床兀儿率领军队攻入夜郎,企图收复贵阳,但是被义军在贵阳郊外击溃,狼狈逃回云南。一三零一年十一月,面对全面失控的西南起义,元廷下令由元帝国的著名将领刘国杰亲自领兵镇压。刘国杰官职为湖广行省平章政事,由于在攻宋战役中表现突出被忽必烈召见并赐名“拔都”,人称“刘二拔都”。刘国杰面对夜郎的四面战火踟蹰不前,到了公元一三零二年正月,“增刘国杰等军,仍令屯戍险隘,候秋进师。”

公元一三零二年一月,刘国杰因宋隆济“九围贵州”,率领军队倾巢而出准备与宋隆济决战。宋隆济、奢节集合夜郎各路义军于花苗、牛场两地迎战元军。面对元廷从五省征发而来的庞大军团,宋隆济下令骑兵部队闪电出击,截断了万溪山、沙木南箐、铁门关和沙树苗北箐等地,元军首尾不能顾,随即陷入混乱。元军的重甲骑兵在夜郎山地难以发挥出威力,夜郎骑兵更显灵活,常常诱使元军骑兵离开本阵之后用弓箭将其射杀,“诸蛮设伏险隘,木弩竹矢窃发,亡命迎敌者,皆尽杀之。”(《元史》卷一六二《李忽蓝吉传》第3794页)夜郎士兵还利用飞枪进行投射,与弓箭形成远近结合的杀伤力,“蒲蛮,一名扑子蛮……性勇健,专为盗贼,骑马不用鞍。跣足,衣短甲,膝胫皆露。善用枪弩,首插雏尾,驰突如飞。”

宋隆济在造成元军混乱之后又利用外交手腕,策反了周围江头、江尾、和泥等二十四寨,以及龙冯蹄等一十八村,对元军形成战略合围。刘国杰大惊失色,命令全军向北部播州地界撤退。撤退过程中宋隆济命令义军全面出击,大破元军,夺取官印文书和文卷数不胜数。

面对官军的惨痛失败,元廷不得已下令停止征讨八百媳妇国,免除刘深官职。




夜郎骑兵

夜郎之殇
元廷为了缓和矛盾,下令停止征战缅甸并且罢免刘深官职,不过这只是分化瓦解义军的策略,战场上则继续加紧对夜郎的进攻。三月,四川方面与湖广方面的军队联合进兵,在打鼓寨击败了义军领袖之一的阿毡;与此同时陕西平章也速答儿率领陕西和云南方面士兵攻打乌撒地区,进行了血腥镇压。宋隆济和奢节的军队被刘国杰率领的元军主力牵制,不能抽出兵力进行救援,因此逐渐陷入孤立状态。

公元一三零二年九月刘国杰离开播州,以蒙、汉三万军队为主力,思、播两州土军一万为辅,分道并进,与宋隆济、奢节率领的义军进行决战。元军行至槽泥(奢节起义地点),夜郎骑兵发动突袭,逼退了刘国杰大军。刘国杰屡为夜郎骑兵所败,于是想出了一个卑鄙的伎俩:他令士兵各持盾牌一块,在上面钉上铁钉,临阵的时候就弃盾佯逃。夜郎骑兵不知其计,见敌人遁走就驱马追击,结果马匹踩中钉板纷纷跌倒,元军趁势反攻,义军遭到了惨重损失(“贼兵骁锐,官军稍不利。公命军士各执木盾,加钉其上,待阵既合,弃之而伪遁;贼马疾驰,不能中止,遇钉皆蹶,踨兵乘之,贼众大溃”)。以骑兵为骄傲的元军面对夜郎劲旅想出如此下作的办法,不得不说是一种嘲讽;但是即便是马背上起家的元帝国,也承认夜郎骑兵堪称“骁锐”,足以为我夜郎之骄傲,虽败犹荣。

随着对元战争的失利,奢节的部队退守至水西阿加寨,此时义军历经四十余战,奢节皆败,但是族人依然跟从着这位水西的女中豪杰。公元一三零三年三月,在夜郎高原的寒风中,传来了刘深被元廷下令诛杀、征讨八百媳妇国的士兵被解散的消息;无数曾经离散的家庭盼到了丈夫、兄弟的归来,免于埋没随百草、露骨青海头的悲剧。但是,水西的最后时刻也来临了:为了保全水西百姓,奢节出降元军,元军随后下令处决奢节及其部众四十余人,一代水西英雄血洒乌蒙山。




巍巍乌蒙

奢节抗元失败后,宋隆济在水东一带继续战斗,直到公元一三零四年正月被叛徒出卖,壮烈牺牲。自宋隆济、奢节后,这场波澜壮阔的起义是元朝中期最大规模的反元起义,是元朝由盛转衰的重要标志之一,也是终元一朝西南地区出现的最大规模起义,尽管起义被镇压,但是元帝国在西南地区的统治根基被极大地动摇。起义之后,貌似强大的元帝国在西南地区的威信扫地,公元一三二零年的韦郎达起义中义军领袖韦郎达就对支持元帝国的士兵喊道:“尔之皇帝甚远,我亦作帝甚近。”宋隆济和奢节的壮举既解救了处于压迫下的弱小国家,又为了夜郎的自由反抗了大一统的元帝国,在诸夏的史诗中注定会名垂千古,为后人所敬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