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今日 : 0|主题 : 10|排名 : 38 
查看: 859|回复: 0

坂上之云——黔省军阀简史(一)

发表于 2016-6-6 13:03:07 | 859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复制链接]

7

主题

14

帖子

12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8
发表于 2016-6-6 13: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夜路撒冷 于 2016-6-6 13:05 编辑

贵州,是关内最贫瘠的一个省份,素有“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的说法,其地势多山,属于名副其实的“山国”。曾几何时,在华夏文明的巫文化变迁中,夜郎古国取代了楚国,成为西南地区巫文化的中心;夜郎民族通过贸易,以今天的黔省为据点发展起了南方“丝绸之路”,将巴蜀地区的蜀布和枸酱等产品贩运至海外,并以此建立起强大的夜郎王国。随着中原王朝的不断侵略,夜郎民族流离失所,只剩下播州、水西等数个土司政权勉力支撑,直到明朝时期正式作为“贵州”成为关内的一个省份。

没有哪一个省份如同贵州这样特殊:交通极为恶劣、土地零散而贫瘠,民族组成异常复杂,连当年明帝国所驻防的汉族军队也形成特殊的“屯堡人”群体。在大一统帝国的统治下,任何人都可以说看不到贵州发展的前途在何处,很多贵州人自己也有这样的看法。

但是,当清帝国的统治在贵州开始衰败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却是贵州爆发出来的活力;这个被视为关内最闭塞和贫穷的省份,在辛亥革命爆发之后即成为最早宣布独立的省份之一,距武昌起义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独立的贵州政府建立之后,颁布的《贵州省宪法大纲》蕴含的民主法治理念在当时已经相当先进,提出的联邦制更是20世纪20年代对省宪运动中的最早阐述;在这之后,贵州参与了援鄂、援川的战争,同时在护国战争中于四川、湘西等地挫败袁世凯的军队;在艰苦的中日战争时期,八十万穿着草鞋的黔省士兵征战大江南北,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相信有一天,真正独立的夜郎民族会创造历史,在故土上如同瑞士、苏格兰那样的山地民族,崛起为一个真正的邦国共同体,为了自由和独立而生存。



贵阳

一、联省自治时代
贵州的辛亥革命运动好比是中国辛亥革命的一个典型缩影,立宪派与革命派、士绅阶层与平民阶层相互对垒;因为反抗清帝国走到了一起,因为建立民国又分道扬镳。贵州的阶层如此两极分化而又各自拥有大批拥趸的原因,或许就在于贵州是当时经济基础极为薄弱的一个省份,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贵州新兴产业桐油、艾粉、茶叶、猪鬃等开始兴盛,传统的纺纱产业的衰落,新兴产业大多数是经济农作物,它的兴盛加快了土地兼并的过程;纺纱产业的衰落严重影响了传统的桑蚕业。这一兴一衰之间使贵州阶层开始出现明显分化,20世纪初全省无地和少地的农民达到五百万左右(《贵州革命史》),城市化进程的缓慢使这些人成为无业游民。另外,在1890年贵州集全省之力建造了近代中国第一个完全学习西方冶炼技术、同时也是当时全国最大的钢铁厂——青溪铁厂,但是由于选址错误和用人失误等原因彻底失败,这次失败沉重打击了贵州的实业发展,“黔实业界经此挫折,乃多年不能复振”(《贵州革命史》);

2、贵州财政在辛亥革命前夜(宣统三年),岁入银为1734060两,岁出银为2788290两,两抵不敷达到1054230两(《辛亥革命在贵州》),即使这样庚子赔款当中贵州省也被摊牌了20万两;加上筹备各种“新政”,贵州入不敷出达到上百万亏空,这一切加重了全省的税赋;

3、鸦片战争后随着清帝国统治秩序的崩溃,贵州全省陷入“咸同”动乱长达二十多年。在黔北汉族占优势的地区爆发了白莲教的动乱,黔南、黔西南、黔西北等地区少数民族占优势的地方先后爆发过苗族、侗族、回族、布依族的起义,同时1857年到1872年间太平天国先后五次进入贵州,在辛亥革命来临之前贵州的经济就已经基本上被破坏殆尽。

贵州经济基础的薄弱削弱了传统士绅的统治基础,平民阶层和无业游民迅速崛起,平民阶层以“自治学社”为代表,无业游民以会党为代表,这两者的结合在整体实力上压倒了以“宪政会”为代表的士绅阶层,激进革命取代了改良主义,也算是未来中国政治形势的一个预演。

贵州虽然交通闭塞,但是受李端棻(贵州贵筑人)、张之洞(贵州兴义人)、丁宝桢(贵州平远人)等人的影响,大批贵州青年留学或投身于洋务运动,从外面的世界带来了维新变法的学说和理论。比较重要的就是吴雁舟(字嘉瑞),谭嗣同在《送吴雁舟先生官贵州诗叙》中称其为“雁舟禅师”。1898年上任贵州贞丰县知县的吴雁舟在文昌宫创办“仁学会”,宣传维新变法思想。在这期间,吴雁舟收了一名积极好学的学生,这就是后来建立“自治学社”、作为发动贵州辛亥革命领袖之一的张百麟。戊戌变法失败之后,吴雁舟被革职查办,离开了贞丰,“仁学会”解散,但是影响还在。这时孙中山派来的、兼具兴中会和哥老会双重身份的黄士诚来到贵州进行考察,在“仁学会”的基础上建立哥老会“同济公”,其中大部分成员在未来都成为“自治学社”的骨干力量。



《送吴雁舟先生官贵州诗叙》:于嗣同所往,名之曰吴江;于雁舟禅师所往,名之曰贵阳……嗟乎!人羊安有离期,文实两俱不与。前有尧与舜,后有华盛顿。唯师正法眼藏,其诸深观之哉也。

1903年,贵阳一位商人的儿子、26岁的秀才平刚前往上海等地了解维新与革命的情况之后,回到贵阳即着手准备革命。1904年,平刚剪去发辫,轰动贵阳,成为贵州剪辩第一人;官府责令其家人严加管束之后,平刚又在慈禧寿日十月初十当天手书一副对联,张贴在通衢大道寿台的两侧,“东望日本西望意,卅年来人皆进化;北惩俄罗南戒党,七旬后我亦维新”,讽刺慈禧在形势逼迫下不得不维新。此联一出贵阳街头议论纷纷,官府当即下令缉拿平刚,而平刚也立刻离开贵阳避难,最后拜托当时的社会名流乐嘉藻等人向贵阳官府说和,略施惩戒之后销案。

这件事也刺激了平刚,于是他决定前往日本寻找革命同志。1905年5月,平刚与几位同乡东渡日本,在日本长崎上岸后接受日本海关盘问。由于平刚没有护照又语言不通,日本海关工作人员手书汉字示意拒绝他入境,平刚不假思索以纸笔回答道:“从前贵国的伊藤博文等革命反对德川幕府,曾潜逃出国,藏匿在荷兰船的火舱中,前往欧洲,请问他们有护照吗?我是反对清政府的革命分子,他们如何肯给我护照呢?”(《辛亥革命在贵州》)。进入日本之后,平刚前往明治大学学习法律,不久加入孙中山成立的中国同盟会,成为同盟会首批会员和贵州支部长。回到贵州之后,平刚成立革命组织——“科学会”,宣传孙中山的革命理论和准备武装起义。在准备武装起义过程中由于成员泄密导致被官府发觉,成员相继逃亡。

除了“仁学会”、“科学会”外,另一股势力也在发展。1906年,清帝国效仿日本陆军,开始创办陆军小学堂。贵州陆军小学的成员为15至18岁的青年,具有秀才身份,读过四书五经并且接受过科举教育。课程除了兵学、格致之外,还有日本语、算学和图画等,由日本人清宫宗亲和岩原大三郎授课。在学堂里陆军小学和贵阳达德书院的学生秘密传阅《民报》、《复报》等新刊物,接触到了革命思想。当时贵阳有“四子”的说法,即“陆军小学的伙子,优级师范的衫子,法政学堂的胡子,公立中学的银子”,意思是陆军小学的学生家境贫寒,但是都是血气方刚;优级选科师范的学生都是长衫马褂,个个都很斯文儒雅;法政学堂的学生年龄都很大,甚至有四五十岁的人;贵州通省公立中学师资最好,学费很高,因此学生大多为富贵人家子弟。这些学校和私立的达德书院的激进学生形成了倾向于革命团体的团体——“历史研究会”。“历史研究会”的骨干如席正铭等人认识到,革命需要掌握军队,因此积极向当时驻扎在贵阳南厂的新军第一标渗透,渗透的方式就是加入其中的袍哥组织。当时整个贵州袍哥的势力已经遍布整个社会之中,“历史研究会”与新军共同成立了公口“皇汉公”,以新军为基础向贵阳绿营、巡防营发展。




“科学会”的组织被官府破坏之后,原“仁学会”的活跃分子张百麟开始筹备成立“自治学社”,从事宣传自治立宪的工作。为了发展组织,张百麟申请“自治学社”加入中国同盟会,这件事被转交给同盟会贵州支部长平刚负责。平刚虽然知道“自治学社”重点依然是立宪,与同盟会武力推翻清政府的宗旨相去甚远,但是由于“科学会”已经失败,所以同意张百麟的“自治学社”加入同盟会;不仅如此,平刚还发出动员,要求贵州全省的革命党全部加入“自治学社”。1908年10月4日在贵阳城北的四川会馆,“自治学社”正式成立。

“自治学社”成立之后与贵州的宪政派开始了正面竞争,双方的争夺体现在谘议局议员的选举和教育拨款上,各自都有自己的宣传工具:自治学社拥有报刊《西南日报》,宪政派旗下拥有报刊《贵州公报》和《黔报》。双方的优势各有不同:“自治学社”依靠平民势力,凡是出现选举的场合“自治学社”都能大胜而归,同时“自治学社”更会利用舆论力量,借当时宪政派领袖之一的唐尔镛的家事和《贵州公报》主笔陈廷棻的在报纸上的疏忽大做文章,成功打击了宪政派的威望;宪政派的优势则是其成员为当地士绅,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影响力。双方无休无止的斗争还在继续,而清末的政治局势越来越动荡:1910年4月,湖南爆发抢米风潮,贵州民情浮动,无论是自治学社还是宪政派都极为担忧;1910年秋,平刚接受孙中山指挥,从日本返回贵州发动革命,要求贵州全省64个府、厅、州、县中的47个“自治学社”组织共计14000余人筹备武装起事。




尽管“自治学社”一直在筹备革命,但是最后革命的爆发正如武昌起义那样具有很大的偶然性。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的消息传来,震动全省;贵州新军中的湖北籍军官在湖北时都是黎元洪的旧部,接到湖北方面请求响应的电报后都跃跃欲试。此时的贵阳,士兵与学生公开谈论革命已经让百姓习以为常,早在7月份之前贵州陆军小学第三期毕业生前往武昌陆军中学学习时,在图云关的饯别会上革命派当众致辞,要求学生“须抛头颅,为禹域神州驱除腥膻”(《云南、贵州辛亥革命资料》),在场的人们也说“其景象殆与往年之依作儿女啼泣态者,大相径庭。”辛亥革命爆发之后,十月份之内即数省宣告独立,使新军感觉到必须马上准备响应湖北方面。由于贵州巡抚沈瑜庆察觉到了新军的不稳动向,因此很早之前就停发了新军的弹药,然后又多次组织新军打靶,消耗其弹药。新军派出胡刚等人直接找到弹药库管事、安徽人鲁达斋,要求发放枪支弹药进行武装革命,鲁达斋收了500两银子作为“逃亡费”后打开弹药库,新军共秘密取得54支步枪和2万余发子弹。

坚持武装革命的“自治学社”与新军开始计划铲除可能会阻止革命的宪政派,宪政派听到消息后请中间人蔡岳从上海返回贵州,调停两派矛盾。11月1日,蔡岳回到贵州后发现“自治学社”和宪政派的冲突已经到了危险边缘,在这样继续下去贵州的前途难以预料,因此他邀集两派的核心人物在贵阳的崇学书局聚会,讨论贵州的未来。此时“自治学社”领袖张百麟也收到消息,宪政派领袖之一任可澄已经同意响应武昌新军,在和蔡岳商量之后,张百麟希望由蔡岳来提出革命计划。蔡岳在聚会上说完自己在沪上见闻之后,话锋一转,说到自武昌起义之后全国的政党都牺牲成见,一致行动。如果行动失败,不仅激烈派身首异处,稳健派也难免玉石俱焚,因此宪政诸君和自治诸君应当风雨同舟、开诚布公,共同革命。说完之后张百麟当即表态同意两党妥协,共谋独立;宪政派的成员也纷纷表示赞成,约定勿论大局作何演变,都要通力合作,维护地方秩序,发誓称:“从前种种,都如昨日死;从后种种,都如今日生。尔勿我诈,我勿尔虞。”
约定合作之后,第二天两派领袖共计九人一起前往巡抚署要求巡抚沈瑜庆宣布“和平独立”,沈瑜庆坚持“世受国恩,义不背叛”,因此两派无功而返。

11月2日,新任布政使王乃征从河南抵达贵阳,贵州士绅设宴接风,席间最主要的话题自然是时局。沈瑜庆说:“湖北、湖南二省土匪作乱,实乃乌合之众。”王乃征回答道:“朝廷已经扑灭一路,局势开始清平,不足为虑。”蔡岳不以为然,向王乃征请求说:“今日风潮颇大,请效仿庚子之变时东南互保之法。”王乃征说道:“前日新军袁标统接到黄泽霖等自治党人运动密函,助党人举事,当伺机处置。”在场的党人一听,便知道密谋已经泄露,巡抚等人不日即将捉拿革命党。“自治学社”当晚决定,起义时间提前到11月4日,所有人都没想到最后的起义时间却是在11月3日。



正在训练的清帝国军队

11月3日晚上八点左右,是陆军小学晚自习的时间。中午得到秘密计划之后学生们无不激动紧张,因此在理化讲堂和自习室中相互交头接耳进行讨论,有人甚至无所顾忌公然谋划如何抢夺武器,旁若无人。此时值星学长毛凤岗在巡查时听到了这些议论,大为震惊,当即将数名学生叫到值星室,拍案大骂其悖逆行为,并且声称要立刻报告陆小总办。校内学生开始聚集到值星室,陆小学生莫季莹等坦诚宣布要进行革命,希望毛凤岗能认清形势,参加革命;否则也要顾及全体同学的安全,予以保密。“自干五”毛凤岗态度强硬,表示绝无商量的余地,陆小学生因此群情激奋,毛凤岗见势不妙立刻飞奔出校门,跑向陆小总办的公馆。这种情况下全校学生决定破库取枪,由于没有子弹于是纷纷装上刺刀,在学校的围墙上设置岗哨,准备决一死战。

晚上九点,被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学生带来了紧急情报,巡抚沈瑜庆下令陆军小学总办姜若望回到学校查明情况,准备缉拿首犯;贵阳全城戒严,巡防营五百余人已经包围了学校,严密监视,必要时即可采取“断然措施”。不久,姜若望孤身一人回到学校,准备召集全体学校训话。趁姜若望在办公室时,三十多名学生一起涌入办公室,声称值星官毛凤岗不在,无法召集全体学生集合,有事情就在办公室里说。姜若望开始劝说同学放弃革命,否则谋逆造反会殃及家人,学生们一起拿出剪下的发辫,说我们已经横下心来,今夜非革命不可。姜若望沉默了很久,才回答:我们好好商量,慢慢谈……他提出,如果陆小学生已经和新军协商一致,那么等待新军先发动、陆小随后附和,那么他就同意学生的主张;还有准许他与新军营的前任总办杨荩诚通电话。学生答应了姜若望的请求,但是电话线已经被剪断,此时巡防营的部队开始搭建工事,并且不断派人过来要求会见姜总办。陆小学生持枪把守校门,拒绝巡防营的士兵进入学校。自治学社接到陆小起事的消息之后,立刻派人将弹药秘密运入校园内,学生得到弹药兴奋不已,命令号兵吹响三番号,准备战斗。

在巡防营包围陆军小学之后,陆小助教江德润和萧道生两人前往新军营找到队官赵德全,要求新军立刻起义,解救被围学生。正好此时巡抚沈瑜庆已经派标统袁义保出动,弹压陆小学生,标统袁义保让赵德全带队协助巡防营。赵德全在营中和革命党人商议对策时,接到自治学社领袖张百麟的命令,要求明天一早发动起义。新军上下奔走相告,全军震动,赵德全下令鸣号集合。标统袁义保本来已经睡下,听到号声后便出来质问为何集会;赵德全手下的革命党人杨树青当即举枪连开三枪,袁义保落荒而逃。巡抚沈瑜庆此时打电话到新军营,询问袁义保情况如何,新军士兵回答道:“你是抚院吗?袁标统反对革命,已经被三枪毙命,唤之何为?”沈瑜庆听完便愤怒地将话筒扔在地上(《云南、贵州辛亥革命资料》)。新军起义的事情已经暴露,赵德全等人随即推选新军营的前任总办杨荩诚为总指挥。这时,巡防营依然在监视陆军小学,并在半夜一点左右进行移防,杨荩诚下令赵德全带队抢先占领大兴寺武器库,自己则开始在南岳山布防。



新军

革命的形势已经完全显现,巡抚沈瑜庆和清廷的高级官吏都聚集在抚院。接到新军在南厂兵变的消息后,沈瑜庆召集抚署卫队利用抚院里面的大炮防御新军,抚署卫队管带彭尔堃接到命令后回答道:“若土匪妄动,则卫兵持枪配弹准备以待久矣;若谘议局与学生及军人起义,卫兵已共表同情,不能战也。”(《贵州辛亥革命》)此时沈瑜庆才发现卫兵们已经臂缠白布,于是起身前去查看大炮,大炮的炮栓已经不翼而飞。惊慌失措的沈瑜庆知道大势已去,开始寻找谘议局议长和自治学社领袖谈判。双方商议后,革命党人提出五项条件:

1、贵州巡抚沈瑜庆宣布离职,交政于民;
2、民军保护官吏和家属的生命财产;
3、库储、卷宗等一切公用房屋器具,悉数正式移交,不得损坏、藏匿和遗失;
4、教民、教堂、教士及外国人生命财产,民军负责保护;
5、文件双方签印、钤章,交换保存。
革命党人将这五项条件送到抚院,要求在一小时内回复。沈瑜庆接到条件后,万般沮丧,随后在堂上设“万岁牌”,带领众官员跪拜陈述,忽然牌位倾倒,诸官惊为不祥之兆,哭声四起,遂接受了革命党的条件(《云南、贵州辛亥革命资料》)。

11月4日拂晓,自治学社将一面早已准备好的“汉”字大旗悬挂于贵州省谘议局的大门上,陆军小学学生与新军同时整队入城,维持秩序,贵阳宣告光复。清帝国在贵州长达两百多年的罪恶统治彻底宣告覆灭,贵阳市民听说贵州和平独立,无不欢欣鼓舞,满街都是汉字白旗飘扬,市民竞相臂缠白布;入夜时,居民们都在门口悬灯一盏,以此庆祝革命成功。此刻,夜郎的子民不在是匍匐在帝国之下的臣民,而是具有独立、自由和尊严的国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回复
跳转到指定楼层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