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 发表于 2016-8-26 07:37:35

一战后世界秩序的重塑(四)

好,我们回到朝鲜战争中期。朝鲜战争是苏联外交胜利的顶峰。也就是苏联从列宁时代开始,在欧亚两线推行世界革命的一个最高峰:在欧洲,50年代中期,他已经得到了东亚大陆和华约各国;在亚洲,他把中国和朝鲜都纳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同时在越南赢得了极为有利的处境。南越的政府正处在类似蒋介石在30年代的那种很狼狈的处境。他只能在国内作战,而越南共产党呢,有苏联、中国的援助,而且还可以在越南、老挝、柬埔寨三国作战,打了败仗他还可以躲到柬埔寨去度过危机,而美国人一旦追到柬埔寨去,国际社会肯定会说,你侵略了柬埔寨。而苏联支持越南人去侵略柬埔寨,当然各方都没看见。这样不平等的战争,那么可以想象,南越是没法赢的。 但是这种节节胜利的局面,对苏联来说,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它酝酿着1972年的外交革命,也就是尼克松访华的那种马基雅维利主义的外交。这个外交的主要原因恰好就是因为他在中国的胜利。他在中国的胜利,扶起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这个异己势力。苏联有一种说法就是,毛泽东是代表了富农路线,或者说他代表了小资产阶级,或者说什么什么的,土地改革什么的,这些名词全都是错误的。但是它代表了苏联的一种基本看法,就是说,毛泽东和他手下的这些土鳖将领实际上是没有受过苏联正规训练,在组织上忠诚度比较可疑的人。苏联只要能够做得到,最好是要用刘少奇或者是邓小平那种比较彻底的列宁主义者。而毛泽东他属于中国传统江湖好汉和帝王的情结太重了,他和他手下的那批将领,用一种比较像是朱元璋、李自成的方式来打天下,当然他如果纯粹的处在那种情况,他肯定就会失败了。在20世纪的博弈环境中,没有苏联给他提供组织力量和工业力量,他想也别想,很多事情他都没办法办,这一点他也是清楚的。所以他必须依靠苏联给他的党国和列宁主义的机器。但是他另外一方面又代表了那些中国传统的帝王因素。这两种因素,在内部的冲突,最终导致了文化大革命。最后的结果是两败俱伤的。 在两败俱伤的情况下,毛泽东作为一个伟大的马基雅维利主义政治家,也就是说他是一个完全不讲道德,只讲利益的人。但是他在只讲利益的情况下,做得比其他人要精明。他可以再做一次鸿门宴。他邀请美国,从他自己的角度上来看,实际上就跟他高呼“蒋委员长万岁”一样,不代表他真正热爱蒋委员长和美国,而是他布了一个巧妙的局。文化大革命,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骨子里面是为了清除苏联在中国的残余势力,但是只是打倒了刘少奇,邓小平又回来了。最重要的是,毛泽东自己培养的,像王洪文这些人,太不成气候,不足以在他身后[成为]接班人。我们知道坊间有一个传闻就是,毛泽东老年的时候,曾经召邓小平和王洪文,问,我死以后中国会怎样。王洪文就像一个傻瓜一样回答:中国人民,一定会,坚持毛泽东思想的,路线,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把革命进行到底。邓小平则像是一个,你知道我是聪明人,我也知道你是聪明人,大家就明人面前不说暗话的这种态度,直截了当地说,中国将会发生内战。我想经过这次对话以后,毛泽东已经非常清楚,他留下的王洪文这一些人,放在邓小平这样老奸巨猾的人手里面,就像是一块蛋糕放在一个饿极了的食客面前一样,毫无抵抗能力,一口就能把他吃掉。但是他已经太老了,扭转不了这个局面。 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够做什么呢。他只能够利用现有的力量。如果他听任局面再发展下去的话,他死了以后,他留下的这些人,照样会被党内的老列宁主义者推翻。这些老列宁主义者很可能回到苏联那去。一方面他们本身就是[亲]苏联的人,一方面他们除了苏联那一套计划经济以外,他们什么也不会搞。他们只能够用这种方式治国,像邓小平搞的秩序整顿,骨子里面是恢复苏联的一党制,消灭文革那种无政府状态,恢复党委领导下、大家井井有条的那种计划经济。毫无疑问,这种生产模式还是要比文革稍微强一点的,但是这样是搞不出市场经济的。毛泽东肯定很清楚的一点是,将来会发生这种状况。在这种情况下,他本人的处境会怎样呢。中国共产党一旦回到了亲苏路线,那么他肯定要恢复50年代的历史叙事。 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历史教科书是随着政治形势不断修改的。50年代标准教科书是这样的:“中国革命在斯大林元帅的英明领导之下获得了胜利。”这一点是很接近历史事实的。但是60年代以后,教科书修改了:“中国革命在毛泽东领导下,实现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排斥了苏联的错误指导。如果在苏联的错误指导之下,中国的革命是不能成功的。正因为毛泽东排斥了苏联的错误指导,所以我们才能获得成功。”如果假定刘少奇的人马,在毛泽东死后,推翻了毛泽东留下来的这些班底,重新把中国共产党拉回到苏联的轨道上,那么历史教科书必然做出第三次修改,那就变成这样:“中国革命在斯大林元帅和中国共产党正确领导下获得成功,然后在毛泽东这个坏分子的错误领导下陷入了失败,现在由我们英明的党中央拨乱反正,打倒了毛泽东这个危险的坏分子,回到了苏联领导的正确轨道上。”那么他毛泽东就变成一个王明和陈独秀那样,错误路线的代表人,那真是永世不得翻身。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在自己身上出现。 于是他把美国人拉进来,一旦中美结盟反对苏联,他就把中国共产党处在这样一种狼狈的局面上:他跟苏联人结下不共戴天的深仇,已经不可能回到苏联的路线上。即使邓小平和刘少奇留下来的人重新当权,他在中美联合反对苏联这个基本国际格局之下,已经不可能推翻毛泽东的历史地位了。如果推翻毛泽东的历史地位,那么历史教科书又要重写了:“苏联是正确的,毛泽东是错误的。”但是我们继续跟着毛泽东的路线去反对苏联联合美国,我们岂不是更加错误?如果我们联合美国反对苏联是正确的,那么我们就没有办法彻底否认毛泽东了。我们只有继续说:哎~毛泽东,基本上还是正确的。他领导我们反对苏联的错误路线,这件事情基本上是正确的。所以尽管他犯了打倒我们的特殊错误,但是在除了打倒我们以外,他干的很多事情还是正确的。我们现在可以消灭毛泽东的老婆和他留下来的人,但是毛泽东本人,我们还是昧着良心,咬牙切齿地说,算了~...我们还是认怂吧。这样毛泽东至少保证了自己身后的历史地位。作为一个足够聪明、深通宫廷政治的人,我相信,在1972年那种绝境之下,他是没有更好的选择的。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等于说是处在阿萨德、今天的大马士革那种情况下:苏联人要你死,美国人要你死,党内的人要你死,而老百姓已经被你折腾的受不了了,这样只要你一断气的话,你的下场是非常可怕的。甚至还等不到你断气,就会有人把你做掉。所以他在当时情况下一定是做出了非常明智的抉择。就像是他在抗战初期的时候,突然高呼“蒋介石万岁”一样。喊了“蒋介石万岁”的好处是什么?这样,党内的王明这些人就再也不能把他打倒了,他们必须忌惮,蒋介石会给他钱,会给他武器,有了这些,即使有王明这些人把他打倒了,你也只会导致共产党的分裂和内战,而没有办法胜利。如果没有蒋介石的支持,王明搞倒你像搞倒瞿秋白一样,你死了也是白死,共产党还是王明的。这个事情就发生不了了。美国人在1972年扮演了蒋介石的角色,只要有美国人在,那么党内的敌对势力搞倒了毛泽东,那就不会夺取中国,而只会导致共产党和中国的分裂和内战。在这种格局之下,毛泽东保住了他在生之年的安全,而他的遗产在身后不可能被共产党完全推翻了。这就是国际政治和国内政治巧妙的运用。 你如果按照沈志华或者是现在国家主义者历史学那种说法,你是看不清历史真相的,他们会说:毛泽东是个傻瓜,蒋介石也是个傻瓜,他们不顾中国的国家利益,使人民受到如此之大的损害,然后义正词严地说,你们应该怎么样,应该怎么样。这些全是扯淡的。如果毛泽东和蒋介石这种人的政治智慧真像是这些伟大历史学家说的那样,去按照中国的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去做出那些应该怎么怎么样,应该怎么怎么样的事,那么,我敢保证,他们早就变成死人了。而且变成死人以后,各位所学到的历史教科书肯定是:罪大恶极反动分子蒋介石如何如何,罪大恶极反动分子毛泽东如何如何,根本不会理会他们的深冤,你们现在听到蒋介石、毛泽东的名字,就像是听到汪精卫的名字一样,直觉上他就是一个坏蛋。只有极少数真正了解足够多内部材料的人,才会知道,这些所谓的历史事实全都是刻意制造出来的。作为一个现实政治家,他们所需要的就是在生之年获得最大限度的政治成果。他们所做的事情是完全正确的,他们比这些历史学家要聪明得多。 由于马基雅维利主义的政治,导致这样的后果,就是,苏联吞下中国这个偌大的果实,反而促使中国的统一和苏联在亚洲大陆整个路线的完全崩溃。于是七、八十年代,出现了苏联陷入了两线作战的、在东方和西方重新陷入被包围的情况。我们知道二十年代末列宁之所以要转向东方,就是因为欧洲战场失败了,苏联就要突围,打破亚洲战场。而1972年外交革命的结果,等于是使苏联重新回到了1928年以前的情况,在欧洲,铁幕已经把他封锁起来;在亚洲,中美联合形成另一道铁幕把他封锁起来。苏联重新回到被封锁的状态。进一步的颠覆,成本很高,很难展开。而内部呢,在共产主义内部,在得不到资本主义经济援助和技术援助的情况下,经济日益趋于衰败。共产主义是一个封闭系统,它在得不到资本主义援助的情况下是很难维持下去的。苏联在20年代经济没有崩溃,主要是因为苏联打破了协约国的经济封锁,引进了协约国背叛者——也就是战败国德国和中立国美国的支持。如果大家都像英法两国和丘吉尔主事一样,坚决不为苏联做输血的话,那么恐怕苏联在20年代就已经崩溃了。但是在他快要崩溃的情况下,德国这个战败国向苏联透支,美国这个中立国向苏联透支。德国因为受到凡尔赛条约的限制,他在国内不能发展军火工业,所以他要借壳上市,在苏联发展军火工业,搞军事实验,结果这样,他培养出来的苏联红军,反而在1945年的战争打到自己头上。如果德国国防军没有在20年代在苏联搞军事建设的话,那么苏联红军肯定还会停留在托洛茨基时代的那种原始状态,跟希特勒打仗的时候是没有还手之力的。正因为德国为了跟协约国挑战,搞的德苏事实联盟,苏联在德国的基础上搞建设,才使苏联人:第一,没有在20年代饿死;第二,在世界上还有战斗力。中国恰好就是这个样子的,中国如果没有在80年代得到美国的资本的话,估计在1989年就完蛋了。 好,现在的情况是,中美联合之后,把一切压力笼罩在苏联头上,苏联在欧洲和亚洲两个方向上,重新回到20年代的被封锁状态。而且这也使世界格局两极化了,不再像一战刚刚结束的时候,还是多主体的,英法封锁你,还有德国和美国。现在只有资本主义世界了,美国一方,苏联一方。苏联处在完全被封锁的情况下,虽然占领的疆土比20年代要大得多,但是被封锁的情况还是一模一样。被封锁意味着技术落差的不断扩大。苏联始终停留在50年代那种[在当时]还算先进的技术水平,而70年代以后的技术革命,完全发生在以美国为主的资本主义世界,他们和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封锁线不发生动摇,即使他不在1989年崩溃,也一定会在其他时间崩溃。在双方差距越拉越大的情况下,这种事情是绝对没法避免的。唯一可以改变的就是崩溃时间点[的问题]。 苏联的崩溃,正如我在开局讲的那样,意味着短暂的二十世纪的结束,以革命外交和超限战为特点的残酷的二十世纪,随着苏联的崩溃而结束。冷战一旦结束,国际社会的基本游戏规则和道德观点,大体上又恢复到19世纪那种比较绅士的情况下。以前在冷战时期,稀松平常的、像红色高棉这种种族清洗的活动,在冷战以后变成不可接受了。大家不要忘记,在苏联存在的时候,其实都是这么搞的。即使是美国,他也是支持过这方面的[事情的]。苏联一旦没有了,国际体系,我们可以说是,又恢复到绅士的道德观点、绅士的道德标准上来了。重建的国际体系以美国为中心,在1999年接纳了脱离苏联体系的东欧国家,现在又把势力范围延伸到乌克兰。但这一点还留下了许多尾巴,就是俄罗斯和中国。俄罗斯虽然摆脱了苏联共产党,但是他还没有下定决心,完全加入到西方国际体系中去。所以他对乌克兰向北约靠拢很不满意,就像是现在的乌克兰内战,和美国对抗。另一方面,中国也很严重,因为中美之间1972年外交革命的联盟是一个机会主义联盟,它不代表美国认同共产党,也不代表中国共产党承认错误,它只是代表在苏联的共同压力下,两国联合反对苏联。随着苏联的垮台,这个联盟结束了。因此中国在90年代以后、21世纪初就会面临着巨大的外交压力。 这个时候,本拉登再一次的救了中国。因为伊斯兰主义的存在和中美联合反恐的需要,以及中美之间世贸组织之间的合作,使中美再次结下了江泽民时代的第二次机会主义联盟,维持了21世纪最初十年的经济繁荣和国家兴盛。随着中东局势的基本演变和中国渐渐产生不满,第二次机会主义联盟终于结束,所以未来,我们可以看到,由朝鲜战争所建立的远东冷战格局正在发生动摇,你可以从钓鱼岛、南海、台湾这一系列事件可以看出。这一系列事件,从国际关系的角度来看,都是1955年冷战体系在远东发生动摇的结果。冷战体系在1989年就在欧洲全面结束了,但在远东还没有结束,因此远东的国际体系还处在一种破乱的状态。而且双方都很不满意的在里面。你可以想象,从世界的主流、从美国的角度上来看,他希望苏联解体意味着冷战的彻底结束,彻底结束当然是本着自由世界的全部胜利而结束,他希望中国通过某种和平演变的方式加入到这个体系中来。而中国呢,则觉得他的机会主义行动已经为自己积累了一定的国力,他希望修改1955年体系对他的封锁。因为1955年体系的实质就是:以美国为核心的远东美国盟国对苏联和中国实行封锁。80年代机会主义外交使美国暂时给了中国特殊待遇,但是这个特殊待遇随着苏联的解体和89年事件而结束,中国等于是又重新回到了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封锁的状态。中国冒险性的外交活动企图打破这条封锁线。 因此,可以说,现在的国际体系,21世纪,从1989年开始的新的21世纪,呈现出非常有趣的特点。中国和俄罗斯代表了短暂的二十世纪的部分遗产,而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部分的恢复了漫长的十九世纪的特点,只是由英国保卫和平变成了美国保卫和平,同时也吸收了二十世纪进步主义的某些特点。这两种体系正在目前的局面下进行重大的较量。在这种情况下,你单纯讨论各个国内因素,应该说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大清和日本的主要命运,不是取决于自己国内的因素,而是取决于他到底是搭的谁的顺风车。日本的选择是搭英国的顺风车,大清没有;日本后来选择搭美国的顺风车,中国没有。这个,在国际体系上,显示了不同生态位的基本策略,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他们国内的状况。而中国国内,无论是李鸿章这种人的前途也好,还是蒋介石毛泽东的前途,或者是王洪文和邓小平的前途,在很大程度上,如果不说在主要程度上的话,都是取决于各个体系对中国的干涉。你不能说你在本公司内部的前途是取决于我老人家个人的能力和贡献。那不是这样的。你在公司内部的前途,主要取决于你跟老板和同事的关系,以及贵公司在当前市场经济中所处的相对位置。即使你个人非常能干,如果贵公司在当前的市场经济中选择了一个错误的路线,或者贵公司一直在走下坡路的话,你还是要完蛋的。或者说你本人是非常成功,只要没有重大的错误,而你所在的公司在当前的市场经济中选择了一个有利的路线,那么,水涨船高,你只要不犯重大的错误,跟着别人走,你就能得到相当可观的利益。你理解了这一点,才能够理解自己所处的真正地位。 在这方面,所以我建议大家,千万:第一,对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一个字也不要相信;第二,对中国学者产生出来的专著,尽管我们要十分尊重他们考证的能力和收集资料的能力,但是你最好不要相信他们得出的结论。因为他们对于演化论意义上的生态场基本上是一无所知的。他们会设立一些假想,比如说,中国的国家利益,或者是人民的进步,或者是世界革命之类的假想的价值观,对于真实世界的政治面目,影响是几乎可以不提的。你如果相信他们的结论的话,那不会改善你的处境,只能够增加你的认知错误,使你付出重大的代价。谢谢。

wistreer 发表于 2016-8-26 19:33:36

中国学者不过是助纣为虐的伥鬼罢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一战后世界秩序的重塑(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