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埃及 发表于 2016-8-25 06:32:57

一战后世界秩序的重塑(三)

但是,你要真正考察这个纠纷的话,这个情况就差不多是这样的:中国人,等于是和日本人打架了,先开始以后双方都使用了不合法的手段,后来打到一定程度上,中国输了,日本还不肯收手,打得太过分了,这时候警察就出来干涉,把打得太过分的日本给抓住,送进了监狱。但是这不等于说,事情一开始就是他挑起来的。中日之间的关系,很像现在阿拉伯和以色列之间的关系。日本基本上每一次都能打赢,但是打赢以后,中国人总是不遵守签订的条约,然后总是用恐怖活动和其他乱七八糟的活动来报复,然后日本又反过来报复。但是日本和以色列不同,他没有足够的克制。一旦报复起来就收不住手,才酿成了后来的中日战争。而这种挑衅行为中间,正如我刚才说的那样,有很多都是不受南京政府所控制的,共产党地下的组织或者是苏联挑起来的。在他们的策划中间,不仅是要打击日本,而且恐怕是要顺便把国民党给拖下水一起毁掉。而蒋介石在这方面,其实他不是不知道这种情况,但是他从民族主义的基本观念,克制不住这一点,就毁了他全部的努力。但是,后来有很多国民党内的人对这一点进行反思。像胡适、蒋廷黻这些人早就看清了这一点。 但是我们还是,从刚才的情况来讲,从后见之明看来,即使在1928年和黄金十年,国民党政府的建立基础是如此的薄弱,在国际社会上,他是一个类似阿萨德政权的这样一个革命政权:你一方面反对西方国家,搞反帝反殖民主义;一方面又要反对苏联和中国共产党,以及冯玉祥、盛世才那些亲苏的军阀,搞中华民族主义,等于说处在两线作战的情况下。你怎么可能既反对帝国主义的强大势力,又反对苏联的强大势力,而能够生存下来?两线作战是注定要灭亡的。蒋介石,最多的时候也就凭着他那四万亿那点钱,无论是从苏联的角度来看还是从西方世界的角度来看,都是极其脆弱的。如果他干脆像北洋军阀和张作霖那样,依靠帝国主义去镇压苏联的势力,他也许能够成功;如果他按照中国共产党的做法,百分之百地投靠苏联,全心全意地跳出来反对帝国主义,他也许能够成功。但他两线作战,相当于两边都反对,可以说他这个企图一开始就要失败的。只要他在北伐革命和以后的宗旨是按照既打倒帝国主义、又消灭共产主义这种两线作战的[方式]来搞的话,不管具体的措施是英明还是正确,那么可以说,他在大陆的整个努力都是注定要落空的。这是从中国内部来看的。 从国际社会来看,那就很简单,二、三十年代,一直到四十年代的整个中国,是被国际体系遗弃的地方,就像是现在的中东一样。对帝国主义来说,这块地方太穷,不值得花太多钱去维持。但是对苏联来说,它是很宝贵的,非要抢不可。帝国主义不急于维持,而苏联非要抢不可,形势就要有利于苏联。对于远东,唯一有利害关系的强国就是日本,于是日本打击中国。从日本的角度来看,他打击中国有双重的目的:第一个目的,特别是在东北,是打击苏联的势力。这一点,英美是不反对的,不但不反对,而且是相当欣赏的。你从九一八事变以后,甚至七七事变初期以后出现的那种英美的外交就可以看出来,当时愿意支持蒋介石的就是苏联。苏联支持蒋介石就是为了延续战争,把中日两国缠斗在一起,最有利于苏联。而英美,采取各打五十大板的政策,认为战争是中日双方都有责任,谁也不支持。直到日本的第二个目的呈现出来:他打击中国,是建立以日本为中心的平行国际体系,推翻白人帝国主义在全世界的统治。在这个情况下,英美才断然的转向反对日本,这种新政策的标志就是入侵印度支那。中国的历史学家往往这一点弄不明白,他好像说是,因为日本入侵了中国,遭到了国际社会的谴责,早晚要会发生战争。其实不是。英美的态度是有底线的。日本人打到中国,如果你犯下了侵犯人权的罪行,英美会谴责你,或者是给中国一系列人道主义援助。但是直接干预是不可能的。因为这跟他们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日本一旦深入南洋,侵入了法属印度支那,直接进入了欧洲和西方国家在远东的势力范围内,美国就要直接制裁你了,这是他的底线所在。中日战争(?),侵入印度支那和远东殖民地,美国就要断然封锁你几天。而日本在美国封锁的条件下,各种物资,特别是石油供应不上,只有坐以待毙。那他就只有拼了。不是屈服就是拼一下,于是有了珍珠港事变。 珍珠港事变是日本由反对苏联和中国进一步变成反对英美而造成的。这个整个逻辑线索是非常清楚的。从日本的角度来看,日本实际上走得太远了,如果他仅仅满足于打击中国和打击苏联,就像以色列现在只打击阿拉伯人一样,他实际上不但不会遭到英美的反对,如果他在适当的情况下撤出中国本土,以东北为基地,搞反共,坚持反共,抵抗苏联的颠覆的话,甚至还有可能得到英美的奖赏,甚至有可能坚持几十年以后,到冷战爆发以后,日本变成是英美在远东的主要盟国,像弗朗哥的西班牙一样,而满洲国甚至可能得到英美的承认,像现在的韩国一样变成东亚的经济中心,这种事情是完全可能的。日本的外交缺乏审慎,使他失去了最好机会,把整个亚洲大陆送到了苏联势力的手中。基本上大变局是在抗战时期就已经决定了。像胡适和蒋廷黻这样的人就已经很清楚,中日一旦开战,国民政府原有的那一点不多的希望就荡然无存了,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苏联。无论具体战争怎样打,肯定最后的胜利者是苏联。除了苏联和日本这两个国家以外,没有任何人对亚洲大陆有任何兴趣。美国是,送给他,他都不想要的。不是日本上就是苏联上。中国自身的实力太软弱了,维持不住亚洲的势力,尤其是维持不住东北的势力。中国只有在,比如说,在北洋政府张作霖的时代,通过巧妙的外交平衡术,使苏联和日本在东北和中国维持势力均衡,才能够维持中国在东北的名义主权。蒋介石鲁莽的外交把这件事情给[搞砸]了。他为了摧毁日本在东北的直接统治,他首先企图驱逐日本,结果在日本的报复之下,把剩下的在东北的那点名义上的主权也给丢光了。然后他为了报复日本,把苏联引进来,但是,苏联胜利了以后,对中国不会比日本对中国更好。 ]斯大林来到东北以后,蒋介石就要完蛋了。他要么就是,像恢复到1928年前的情况,认栽,以前东北是日本的,现在东北是苏联的,这样的情况下,苏联也许还会出卖中国共产党,容许他统治中国南方。但是他连这一点也不接受。他认为是,抗日战争,八年抗战的辛苦就为了东北,好不容易把日本打败了,又把东北白白送给了苏联,他实在是不甘心。于是他挥军东北。挥军东北[的行为],斯大林不会漠视。斯大林绝不会容许除他之外的任何人占领东北。没有日本,肯定是属于他的。就像英国绝不容许任何人占领弗兰德一样。蒋介石挥军东北就是把抗战时期好不容易练出来的精锐部队全部葬送在东北,而苏联用美国给他的援助和他从日本缴获的军火,和苏联工业基地,全力援助中国共产党,轻而易举就打败了国民党。我们不要相信小米加步枪那些傻话。因为国民政府原先的工业基础和经济基础即使在1937年也是非常薄弱的,经过日本洗荡以后,国民党只剩下在四川搞出来的那些又土又破的小工厂,那些工厂连汽车轮胎都生产不出来。在抗战结束的时候,国民党的每一滴汽油、每一个汽车零件、每一个轮胎,都必须要千里迢迢的从印尼绕道进中国。 而东北在日本建设十年后是什么情况,一年生产飞机一千多架,它是远东的鲁尔区,远东的最大工业中心。日本和美国开战的时候,美国的重点轰炸是向东北,为什么,因为东北是重工业基地,地位比日本京都那些地方还要重要得多。盟军不把鲁尔区的工业区炸垮,那么纳粹德国是打不垮的;不把东北的工业区炸垮,日本也是打不倒的。这个工业区,它的工业产值,比中国整个内地的工业产值至少多出3倍,而且产值不是最重要的,层次才是最重要的。东北整个重工业,它能够生产出来的汽车和武器,是内地十八省、广大内地根本就生产不出来的。而且内地在战争以后,它的经济已经完全崩溃。蒋介石在四川搞出来的这些士兵都是营养不良,照美国的说法就是说,人力桶底的渣渣。按照美国的征兵标准是非要淘汰不可的。而蒋甚至连供应他们吃饭[都成问题],在正常情况下国军一天只能吃两顿饭,有功的人,蒋介石蒋委员长亲自给他下条子:特别允许立功将士一天吃三顿饭。而日本在东北的统治,基本上就是在战争最后时间,每年经济都在增长。在苏联已经打进来的时候,日本在临时搞战略储备的情况下,在东北吉林省东部留下的存粮,足够支持十几年时间。就更不要说他留下的工业实力了。然后再加上苏联从欧洲战场,美国人给他的卡车和武器,日本在东北留下的大批工业,全部送到共产党手里。这是一场一边倒的战争。国民党在这个时候恰好又受到了美国的制裁,即使美国不制裁,他单单依靠进口,取得那点零星补给,恐怕也斗不过东北工业区的共产党。这场战争是一边倒的,基本上是没有悬念的。只要国民党在一两年时间把抗战后期积累下来的那些军事物资都打完,战争就结束了。而东北的工业区还会源源不断的生产。掌握了东北的政权,可以说吧,东北地区的满洲国如果是一个独立国家,他要打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是一点问题没有的。就好像以色列如果要打埃及这样的大国是没有问题的。一个是工业化的小国,一个是没有工业化的农业大国:农业大国它只有一盘散沙的农民,顶多也就是有粮食和军队,连日常供给也不行;另一方面是有飞机、有坦克、有大量重炮和重工业,这样的少量的部队可以横扫大陆,一点问题都没有。 蒋介石在当时唯一的机会,就是像希腊政府一样,跟斯大林做一笔交易,通过一定的交易,把东北和长城以外的土地让给苏联和共产党,然后斯大林并不是不可能把南方让给他。因为他跟英国人做过类似的交易,在俄国军队横扫东欧的情况下,英国军队又不能实行直接干预的情况下,实际上,苏联把整个东欧,包括意大利和希腊、土耳其拿下来是没有问题的。丘吉尔在这种情况下只能跟斯大林做一笔交易(注:即“英苏百分比协定”),就是说,把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划为苏联势力范围,把希腊和土耳其划为英国的势力范围。斯大林答应了。这件事其实按照当地的政治生态是不大对的。因为罗马尼亚的共产党,直到战争结束,统共就有几百人,在本地一点影响力都没有,但是因为丘吉尔把这个地方划给了苏联,苏联把这几百个共产党人空投到罗马尼亚,刹那间,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像是在北朝鲜一样,就搞出一个金日成政权。而希腊的共产党经过多年经营,已经占领了除了首都雅典和比雷埃夫斯港的大片地区。可以说,希腊国内95%的土地都在共产党的军队控制之下。但是斯大林既然把这块土地划给了英国,那么英国的军队就直接支持希腊的流亡政府镇压共产党游击队,把他们全部消灭掉了。在共产党游击队得不到苏联的支持,逃到苏联以后,斯大林又把他们的领袖全部杀掉,剩下的人都流放到西伯利亚丘陵去了。在这方面斯大林是非常守信誉的。所以毛泽东在这种情况下,他其实一直没有把握斯大林会不会出卖他。斯大林是很可能会出卖他的,就好像是他很可能会出卖东土耳其斯坦的共产党一样。他为了毛泽东的缘故,干掉了东土耳其斯坦的共产党,而这些共产党本来就是苏联组织起来的。他也很可能为了蒋介石的缘故干掉毛泽东。只要蒋介石在东北或者是在北方多给他一些利益,这种情况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斯大林,从他以往的经历来看,是一个非常马基雅维利主义的现实主义者。在划分势力范围的情况下,不会照顾其他国家共产党的利益,而且划分势力范围以后,他是相当遵守诺言的。 在这种情况下,蒋介石出于他的民族主义思维和大中华主义思维,错误的(?),也就注定了自己的毁灭。他毁灭,不仅意味着他自己的毁灭,也就意味着朝鲜和越南的毁灭。因为中国的内战,在我们的教科书上说是中国的革命。但是在苏联的外交策略上,肯定是远东一盘大棋。中国的战争主要取决于东北的冲突,而东北的冲突则是苏联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和朝鲜劳动党三方合作。如果没有朝鲜劳动党给他提供休整机会的话,那么林彪在战争不利的情况下,被远征军追杀的情况下,很可能,虽然他不可能被完全消除,但肯定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失。在战争不利的情况下,林彪就可以把他的部队撤退到大连租界和苏联的边界和朝鲜进行休整,休整之后再打回来。等于说是,中共方面是在进行一场[跨国战争]。东北战争,既然,根据我们刚才说的方法,以跨国战争的形式结束,那么他在国民党撤出大陆以后,既然朝鲜劳动党为中国共产党在东北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中国共产党和朝鲜劳动党都是苏联的子党,是远东的一盘棋,那么,可以想象,毛泽东在50年代实际上是处在一种不能拒绝回报的状态。一旦朝鲜劳动党在朝鲜半岛遭到失败,朝鲜方面是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当你们中国共产党在东北遭到严重失败的情况下,是我们救了你,要不然你早就被蒋介石打得没地方跑了。现在我们被美国人打得没地方跑,我们也要到东北来避避难,这难道不可以吗,你们难道不应该回报我吗?这个逻辑是完全站得住脚的。所以你要明白这个基本前提,明白50年代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是全世界一盘棋这个基本逻辑,才能够明白为什么后来的很多历史分析是不正确的。 为什么沈志华那种分析不正确,不是因为他的资料不够多,而是因为他想把中国共产党塑造成为一个有独立决策能力的国家。他以为毛泽东,或者说是假装以为毛泽东像一般的国家领袖那样,他对参加朝鲜战争,是可以参加,也可以不参加。但是,不是这样的。毛在50年代后期以后,在中国的重工业基地已经基本建立以后,逐渐取得相对苏联的独立地位,但是在内战刚刚结束,朝鲜战争爆发的那个时候,毛还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脱离苏联而独立。作为现实的政治家,他和斯大林两个人,都对这一点是心知肚明的。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他口头上说什么,实际上,朝鲜战争他是非参加不可的。不参加他就只能是背叛了整个阵营,也背叛了自己。他不但在整个国际共产主义阵营内部,而且在中国共产党内部的地位都是会很成问题。因为中国共产党既然,照我们刚才的说法就是,大家已经很清楚,他像冯玉祥政权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国民党政权,一开始就是在苏联的直接影响和干涉下成立的,他在党内不可能没有强大的苏联班底。像高岗这样公开借助苏联势力向毛泽东挑战的人只是其中一部分,其实周恩来和邓小平以及中国共产党的大部分领袖和干部,他们都有浓厚的苏联背景,早在在法国的时代——我们不要忘记法国是苏联在欧洲干涉的主要桥头堡——共产党的大批领导干部,他们跟苏联的关系比和毛泽东的关系还要密切。如果毛泽东在50年代初期,在自己羽翼还没有丰满的情况下就断然采取不利于苏联国际一盘棋的独立外交行动,那么很可能出现的事情就是,他会落到瞿秋白或者是共产党其他早期领袖的下场。这些早期的领袖只要稍微露出一点对苏联不忠的迹象,就会遭到政治上、甚至遭到肉体上的毁灭。作为一个谨慎的、精明的政治家,毛在这一方面没有冒风险。 我想,为他自己考虑,这应该是正确的。即使朝鲜战争像沈志华或者是某些人说的那样,对中国的国家利益是不利的,使中国遭受了20年的封锁什么什么的,但是,它至少对毛泽东的个人安全和政治地位是有利的。如果他不这么做,就把他本人在党内的地位置于严重的危险当中。但是我们不要把毛泽东当成是苏联的走狗,像国民党宣传的那样。国民党退到台湾以后,出于恶意,就把毛泽东描绘成纯粹的苏联走狗。首先,毛泽东在早年,是依附苏联的,所有的共产党,都是拿着卢布,依附苏联,为苏联办事的,毛泽东不是例外,他肯定是依附苏联的。但是在所有依附苏联的人当中,他对苏联,暗中还是属于那种,对苏联表面上效忠、暗中实际上比较不服气那种人。只是他在实力不太丰满的时候不敢反,从他后来的实力丰满,可以说从苏联捞到了大量的援助,建立了完善机构、军事工业化以后,就渐渐露出了不轨之心。而在这种同样的情况下,像刘少奇、林彪这种人,还没有这样的愿望。如果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是高岗,那不用说,他肯定永远是苏联的学徒。如果是刘少奇和邓小平那样的人执政的话,可能五、六十年代中苏交恶不一定会出现,这些人对苏联的顺从程度是远远超过毛泽东的。 而从毛泽东在中国党内的政治生态的角度来看,文化大革命和反苏运动,与其说是为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缘故,倒不如说是毛本人为了消除亲苏派力量的班底而发起的行动。因为50年代以后,所谓反苏是什么呢,反苏实际上就是,反苏实质意义,从人事角度来看,就是毛泽东在自己的实力足够强大以后,渐渐觉得由苏联给他培养出来的受苏联影响和操纵很严重的共产党班底,已经不再适合他的需要了。他希望培养出一个只忠于他自己,而不再忠于苏联和国际主义体系的一个班底。但是原来那些老班底留在他身边,对他来说是不安全的,他必须想办法把他们打倒。所以刘少奇或者其他什么类似的人必须去死。从这个角度上你才能够理解文化大革命的逻辑。他想培养出纯粹的中国本土化的干部,用这些本土化的干部取代苏联共产国际和苏联留学生,和在苏联培养出来的这批共产党老干部。这样的话他才能够实现完全的安全和真正的独裁统治。作为一个精明的政治家,他有这样的想法是完全正确的。虽然从国家利益的角度来看,当然要把中国再折腾一遍,但这些事情,老实说,对于急功近利的政治家,应该是不考虑的。如果我处在同样的处境下,为了所谓抽象的国家利益或是世界和平采取做法,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处境,甚至会使你落到蒋介石那种下场,我也是会那么干的。我肯定会愿意牺牲所有的老百姓,只要能打倒我在党内的对手就没有问题了。好,这是后话,以后的事了。 在朝鲜战争那段时期,毛泽东的地位是:他必须非常积极的表示,我忠于苏联,我忠于世界革命,而且,我比周恩来更忠诚,我比高岗更忠诚,比刘少奇更忠诚,比党内的任何人都要忠诚;同时我在国际上,我比朝鲜劳动党更忠诚,比胡志明更忠诚,比所有其他的共产党都对斯大林更忠诚。这样我在国内的地位和在共产主义内部的地位才能够足够巩固。为了做到这个忠诚表现的话,参加朝鲜战争是必须的。朝鲜战争牺牲虽然非常大,但是它至少换回了旅顺口,那是苏联绝对不可能还给蒋介石的。换回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当然是主要资源。 从苏联的角度来看,中国是白眼狼,这是毫无疑问的。苏联在二、三十年代为了颠覆中国已经是砸锅卖铁,把自己人都饿死完了;50年代为了援助中国那就更是砸锅卖铁。因为中国不像东欧国家。苏联到了德国实行的都是抢劫的政策,德国原来就是高度工业化的国家,苏联有很多东西可以抢,抢回去简直发了一笔横财。但是中国不一样,中国大部分地方是很落后的,为了建立像样的工业体系,哪怕是苏联的工业,跟美国和世界的标准相比都非常落后,但是比起蒋介石时候的中国来说还是要先进一点。为了援助中国的(?)项目,苏联用的是再一次出血本。这个血本就很像是五、六十年代中国援助越南共产党一样。出了血本,好不容易把你的家境搞好起来了,结果毛泽东[搞好了]家境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反咬苏联一口。 这就是苏联几十年来苦心经营远东得到的结果,这个结果是很有讽刺意义的。如果它在20年代的时候根本不去干涉,让中国在北洋政府的统治下;或者在30年代的时候,容许中国在蒋介石的统治之下,那么我们可以预期:北洋政府根本就没有统一中国的能力和欲望;蒋介石这样的人即使有这种愿望的话,他统一中国的能力也不会比现在的缅甸军队强多少。中国肯定是四分五裂,也许东南一带会建立起类似马来西亚或者是泰国那样的繁荣国家,但是内地肯定会留下大量的分裂割据地区,足以保证苏联在亚洲大陆的霸权。但是正因为他支持中国共产党去颠覆了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使中国实现了统一的结果,他反倒在自己的东部边境制造了一个可怕的强敌。中国人不大强调这一点,但是苏联的历史学家一般都认为,中国在70年代以后,在东部边境严重的消耗了苏联的国力,使苏联负担过重,对苏联的崩溃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造成的结果就是,早期几十年的斗争和马基雅维利主义,最后神秘地收到了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结果。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讲,国内政治的胜利和失败也真的是很难说。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一战后世界秩序的重塑(三)